澳洲专业华人俱乐部 (CPCA) 期刊

Chinese Professionals Club Australia (Victoria Branch) 主办

 

-- 第二十九期 --           -- 季 刊 --

(二零零一年三月出版)   (一九九三年创刊)

 

辛已年二月

------------------------------------------------------------------

本期目录 (rb2001.01)

------------------------------------------------------------------

0. 【编辑片言】                                        戎戈,潘仁积

1. 【 理事会 】   2000年年度报告                       胡维平


                                 政报告                        郑敏

               2001理事会成立                   吕滨

               理事会成员介绍                                               理事会成员

                                    CPCA 2001年活动安排                  理事会                                                        

2. 【 我们 】       忆路易.艾黎先生和他的妹妹                           蒋琴

               杂谈(2                        潘仁积

                                    回家过年                                                            张玲

                  也谈过年                              赵明

                  2001年CPCA春节及元宵晚会散记        胡维平

3. 【 艺苑 】     毕业廿年遥寄(长汀)二中诸同窗        李健民

                  诗二首                            胡维平

4.【 笑林 】     笑话十则                              潘仁积

                  谈国情                                骆明飞

                  相声                                  张悦,吕滨

5.【 讨论 】     CPCA可以对澳大利亚的科技政策

                  发展作出贡献吗?                       赵明

6.【 生活 】     澳洲“怪事”                          周老太

                  介绍一种训练阅读速度的方法            周志平

7.【 信息 】     IDEAS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年回顾     赵明

               举办辽宁(沈阳)创业周的通知          骆明飞

-------------------------------------------------------------------

本期编辑: 潘仁积(renji.pan@spme.monash.edu.au) 戎戈 (lz@alphalink.com.au)                          发行          周万雷 (wanlei@deakin.edu.au)

-------------------------------------------------------------------

彩虹网址      http://www.vicnet.net.au/~cpca/rainbow.htm

-------------------------------------------------------------------

<彩虹>是由CPCA义务工作者提供的免费会员服务。请会员们积极投稿并提

出意见和建议。本刊所载的任何形式的稿件均不一定代表编辑、或CPCA的

观点。转载本刊文章须由作者同意。

-------------------------------------------------------------------

请正确使用CPCA新电子邮址:

Announce Address:cpca-announce@vicnet.net.au

Talk Address:cpca-talk@ideaspro.com.au

-------------------------------------------------------------------

【编辑片言】

 

作为编辑,有幸先浏览了本期〈彩虹〉的精彩文章。要说精彩,真是毫不为过。除了理事会的详尽报告外,蒋琴的回忆文章温馨感人,潘仁积和赵明的怀旧篇亦同样扣人心弦。张玲的‘回家过年’和骆明 飞的‘谈国情’让我们感同身受,也搭上了一回‘时代的脉搏’。周老太谦虚地送上‘澳洲怪事’以抛砖引玉,一不小心却给大家上了一堂社会课,编辑个人觉得收益良多。另外,胡维平的散记,李健民的诗,周志平的‘点子’,张悦的相声,或幽默或睿智,都各有千秋。

再说下去就是画蛇添足,还是敬请大家把盏香茗美酒,舒展四肢,细细品读,好好享受这一期〈彩虹〉吧。

 

【理事会】

CPCA(澳大利亚专业华人俱乐部) 2000 年年度报告

 

胡维平, 2001年二月十日


各位会员:

 

在过去的一年里通过全体理事的共同努力和会员的积极参与,CPCA在各方面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截止去年底共有163位成员,其中包括33位联系会员。2000年新加入的会员有37位,其中包括6位联系会员。除了组织丰富多彩的春节晚会、中秋晚会和其他正常的活动如复活节郊游、周末家庭聚会、双月活动以外,围绕着俱乐部建设这一主题,理事会主要从事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以求 使CPCA的运作更进一步正规化,以适应成员人数增加、来源扩大的新形势:

 

  1. 在广泛徵求会员特别是往届理事会成员的意见的基础上,对CPCA章程进行了修改。新的章程更进一步明确了会员的责任与义务,并引入较为灵活的投票方式以加速CPCA的决策过程。新章程在http://www.vicnet.net.au/~cpca上可以看到。

 

  1. 改善了会费收缴办法,使会员直接可以将会费存到    CPCA帐户。

 

  1. 进一步完善了CPCA网站建立,实现了CPCA文件的在线存储及<<彩虹>>在线版的图文并茂。同时我们还注册了自己的Internet域名,cpca.org.au,并且得到Ideas公司的支持。不久,我们就可以通过www.cpca.org.au来查阅与CPCA又关的文章和阅读<<彩虹>>

 

  1. 在力所能及地范围内积极支持会员们组织的各种兴趣小组。特别是股票小组、篮球、歌舞和太极等小组的活动,不仅活跃了大家的生活而且带来了更多的联谊机会。

 


 


CPCA(澳大利亚专业华人俱乐部) 2000 政报告

郑敏    2001年二月十日

 

总收入

 

$5,430.99

TOTAL INCOME

 

 

 

 

新年郊游

$40.76

 

NEW YEAR OUTING

春节晚会

$1,343.15

 

CHINESE NEW YEAR PARTY

复活节郊游

$190.15

 

EASTER OUTING

中秋晚会及双月活动

$1,506.90

 

MID-AUTUMN and BI-MONTHLY

彩虹发行

$495.71

 

RAINBOW

兴趣小组活动

$49.00

 

SPECIAL INTEREST GROUPS

澳洲清洁日

$89.85

 

CLEAN UP AUSTRALIA

CPCA注册

$33.00

 

CPCA REGISTRATION

VICNET注册

$53.75

 

VICNET REGISTRATION

计划外支出

 

 

OTHERS

会员离开礼品

$119.20

 

MEMBERS FAREWELL GIFTS

特殊支出

$90.00

 

SPECIAL EXPENDITURE

政府税收

$21.01

 

GOVERNMENT DUTY

 

 

 

 

总支出

$4,032.48

 

TOTAL EXPENSE

 

 

 

 

上年净转入

 

$2,180.47

 NET OPENING BALANCE

今年净剩

 

$3,578.98

 CLOSING BALANCE

CPCA 2001年理事会成立

 

诸位朋友,

 

新世纪第一届CPCA理事会在与往年不无相似的情况下成立了。之所以理事会的成立未出现与“新纪元”相称的新意,足见CPCA1993年成立以来已趋成熟阶段。本届理事会仍由七人组成,理事会主席:吕滨(Depart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付 主席:伍东扬(CSIRO),财长兼公共关系:王野秋(Monash大学), 秘书长:李健民 (Telstra),以及周万雷(Deakin大学),潘仁积(Monash大学),朱熹(Ericsson)三位理事。

 

理事会是个整体,所有CPCA的大型活动与主要事项,均由理事会的全体成员共同协助组织与决定。但我们也有一些具体的分工。秘书李健民(jli@ieee.org)负责会员数据库的管理,如果会员的住址及联系电话(尤其是 Email Address)变化,请及时与他联系。有意加入CPCA 的新朋友,也可与李健民联系或将填好的申请表交给他。潘仁积理事(renji.pan@eng.monash.edu.au)负责《彩虹》期刊的编辑工作。  希望所有会员一如既往地踊跃投稿,协助他们的工作。周万雷理事(wanlei@deakin.edu.au)仍然继续他在去年的《彩虹》技术编辑工作。朱熹理事(Eric.Zhu@ericsson.com.au)主要负责组织安排集体活动。伍东扬(Dong.Yang.Wu@dbce.csiro.au)和 吕滨 (Bin.Lu@nre.vic.gov.au)共同协调理事会的各方面事宜。

 

在今年的活动安排上,本届理事会作了稍稍的调整,对“双月活动”进行了“改革”,主要考虑到以往许多“双月活动”的太频繁而导致“出勤率”不高,活动的实际“效益”也显而易见。从整体上看,今年的活动安排也大约在两个月一次,希望这种安排能更适合於大部分会员在日常生活与集体活动的均衡安排。但愿所有会员都能积极参与每项活动。尤其是新会员更应踊跃参与,以增加与其他会员交流的机会。此外,有关兴趣小组的活动照常进行。并希望有更多的兴趣小组产生,就我们所知,太极小组已准备扩展成“太极并步行”小组,射击兴趣小组也在积极的组建中。

 

总之,理事会的职责是尽心尽力地服务於我们这个颇具特色的小集体。我们将同心协力把今年的各项活动办得更有趣,更具吸引力,让所有的“俱乐部”的成员,有“聚”必乐,尽享咱们这个小集体的温暖……

 

复活节秋游见!

 

CPCA2001年理事会

 

 

 

*******************

 

 

 

理事会成员介绍

 

Li, Jian Min:  (Telstra)

JianMin joined CPCA in August 1999. He was a committee member in 2000. He is theperson who found CPCA in Adelaide and filled in the application form from the Web when he arrived inMelbourne. You can find more about him from his homepage at:http://www.vicnet.net.au/~jli

 

Lu, Bin:   (Depart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Hi, Guys: I am from Fujian and married with one lovely boy, David. My wife Xiao

Hua is also a CPCA member. Actually she joined CPCA before me. I am doing

science for living now which is not so popular in this E-age. I love sports butnot good at these (just for fun and health). Also I like writing, singing and dancing. Currently I am a host in 3CW Melbourne Chinese Radio (you can hear my voice every Monday night between 7 and 8 at 1341 AM) and a presenter for 3ZZZ

Radio (Melbourne Multicutural Radio Station 92.3 FM on Thursday between 10:00 pm and 11:00 pm)."

 

Pan, Renji:   (Monash University)

"My name is Renji Pan. My wife is Jingxia Huang, an associate member of CPCA. Wehave a lovely daughter named Wendy (Xiaowen Pan), who is becoming a year 11 VCE student. I came to Melbourne in 1990 from Shanghai and currently I am working at the Department of Materials Engineering, Monash University as an electron microscope engineer.

As an "old" member joined CPCA in 1993, soon after it was established, I would like to

thank all of you for giving me this opportunity to serve all of us, the members of CPCA, as a 2001 CPCA committee member. I wish everybody will have a healthier, wealthier and happier new year."

 

Wang, Ye Qiu:  (Monash University)

Ye Qiu has been with CPCA for 3 years. She was a committee member in 2000.

Although busy with her study, you would often see her in various CPCAactivities. She is the person to liaison with Monash University which CPCA has historically strong connection and which has most of our members.

 

Wu, Dongyang:       (CSIRO)

She is an outstanding young scientist who has been working in CSIRO for so many

years. She has a very good management skill. She was interviewed by Channel 2

and reported by Australian major Newspaper as she did excellent job on her area.

As she is away currently, more introduction of hers will be made by herself when

she is back

 

Zhou, Wan Lei: (Deakin University)

Wan Lei joined CPCA in 1999. He was a committee member in 2000. You may have

seen the photos he took for the party in 1999. He has spent several years in

Singapore and returned Melbourne in 1999. You can find more about him from his

homepage at: http://www.cm.deakin.edu.au/~wanlei

 

Zhu, Xi:       (Ericsson Australia)

"I was born in Nanjing, China in 1964.  I got my Bachelor of Engineering from

Nan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now called Southeast University) in 1985. I got

a scholarship to study in New Zealand in 1988. I got Master of Engineering from

Auckland University (New Zealand) in 1990.  From 1990 - 1995 I was working in

Tait Electronics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as a senior engineer/area business

manager focusing on Asia market.  From 1995 - 1996 I was working as a senior

account manager/regional business manager in GE based in Singapore.  In 1997 I

was the regional business manager for Middle East/Africa based in Dubai, United

Arab Emirates.  From 1998 I have been working in Ericsson Australia as the

business manager/business development manager for wireless access solutions.

I am married with two kids aged 3.5 and 2 years old.

 

·············································

 

CPCA 2001年活动安排

 

 

 

时间

 

 

地点

 

活动项目

 

召集人

 

4/3/2001

 

 

 

Jells Park

 

Clean-up Australia Day

 

李健民

 

13/4/2001

 

 

 

待定

 

复活节秋游

 

伍东扬

朱熹

 

 

9/6/2001

 

 

 

会员家

 

家庭聚会

 

 

 

14/7/2001

 

 

 

 

Monash Uniting Church

 

1.

讲座:中年人的健康(其他内容待定)

2. 电影

3.LINE DANCE

4. 围棋,桥牌等活动

 

 

 

潘仁积

周万雷

 

29/9/2001

 

 

 

Monash Uniting Church

 

 

中秋晚会及游艺活动

 

 

 

朱熹

李健民

 

24/11/2001

 

 

待定

 

春游

 

伍东杨

潘仁积

 

 

9/2/2002

 

 

待定

 

2002年春节晚会

 

全体理事会成员

 

说明:

1.     时间与地点待定的活动,在活动前请注意cpca-announce,彩虹以及网页通知(http://www. vicnet.net.au/~cpca)

2.     没有Internet的会员可在前一周左右与召集人联系报名或留意Email通知。

3.     请将此表贴与冰箱上或日历旁做时间安排参考。

 

 

会员组织的其他活动:

 

1.     太极小组:李爱武

2.     篮球小组:夏克农

3.     花园小组:张玲

4.     股票小组:吴震家

5.     唱歌跳舞小组:刘贵民/朱立

6.     桥牌小组:张悦

7.     拱猪小组:骆明飞/朱立

 

******************************************************************************************

 


“我们” 

 



 

忆路易.艾黎先生和他的妹妹

 

 

 


.艾黎先生1927年从新西兰到上海,三十年代组织工合运动,推动中国的民族工业。他同情和支持中国革命,直到1987在北京去世,被中国政府誉为中国人民 的伟大朋友。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1976 , 当时我仍在东北的小兴安岭插队。艾黎先生要来我们新生乡访问了,这在当时可是一件大事,因为新生乡地处中苏边境,当时中苏关系紧张,国人在边境一带活动要有边境通行证。文革十年中县里还没来过外国人。艾黎先生受到中国政府的特殊待遇,由此可见一斑。

 

我们被告知艾黎先生此行是特地来看望新生乡的鄂伦春民族,因为他听说这一民族的生活习性和新西兰的土著 毛利人很接近。 鄂伦春人曾是个游猎民族, 以打猎为生。五十年代初人民政府在新生乡圈地盖房,让鄂伦春民族下山定居,从此他们结束了游猎生活,但仍以打猎为生,不习惯种地,由后去的汉人承担种地的任务。艾黎先生作为一个西方人到这个偏远的山乡访问,并没有在村民中引起轰动,因为当地有许多白俄的后裔居住,村民看到的白人比我在上海看得都多。这些人十足的老外模样,却能讲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艾黎先生也是中国通,能说流利的中文。他白天在村里参观,晚上住在乡政府,第二天就回去了。记得当时我还特地找了个借口,从生产队开车(轮式拖拉机)走了20多里山路去乡里一趟,想看看这位外国友人,可惜错过了机会没看成。

 

一晃十年过去了,到了1986年,上山下乡已被出国潮取代。 因为丈夫在新西兰 进修, 我准备去那里留学, 并申请到了一所大学的奖学金,但学生签证迟迟不 下。一天我突然想起艾黎先生访问新生乡一事,立即提笔给新西兰使馆写信,叙诉此行不仅是留学,更是对该国的毛利族很感兴趣, 而这一兴趣来之于艾黎先生当年对新生乡鄂伦春民族的访问……。后来我很快收到了去新西兰的留学签证。至于是否这封信起了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到了新西兰后,我在南岛的基督城居住,小城清静优雅,被称为英国以外最英格兰化的城市。几个月后我发现学习并不紧张,就去学校招聘处找工。 一位工作人员问我,有个妇人想找个有驾驶执照的中国女学生作助手, 周末去一天, 你能行吗?我一听正合适,就要了妇人的地址,驱车前往。一路上挺纳闷,这个城市中

国人很少,为什么这个新西兰妇人偏要找中国助手呢?我开车找到了妇人的住处,这是一座年代久远的木板房,园子很大,遍地花草果树。我进门后只见一位老人倚床而坐,她看见我马上高兴地自我介绍说, 她是 Mrs. Kath  Wright,  艾黎先生是她的哥哥。言行中充满自豪感,认定我必然知道艾黎先生的大名, 我这才恍然大悟。和老人交谈中得知她是艾黎先生最小的妹妹,80岁了,在艾黎先生的5个兄妹中, 她和艾黎先生关系最密切, 受了哥哥的影响非常喜欢中国人。我还得知艾黎先生出生于基督城西面近60公里处的小镇Springfield,他8岁时随家迁到了基督城,就住在离这里不远处,家里有农田耕种,父亲是一所中学的校长。

Mrs.Wright年轻时因不愿远离母亲,就嫁给了娘家附近的一个农场主。 丈夫早已去世,三个儿女也都离家,只剩下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和艾黎先生的联系是她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她藏有大量艾黎先生的书信, 资料,  照片等。

 

此后的一年中,我每周都去她家替她整理资料,开车去周围的农场, 果园买新鲜的蔬菜水果,或料理家务。很多时间是陪她说话,听她不厌其烦的念叨两件 事:艾黎先生和中国留学生的情况。那时艾黎先生已有80多岁, 仍常有信给 Mrs.Wright。收到哥哥的信是她最高兴的事,总是立即写回信,她用颤抖的手写上一页纸,对歪歪扭扭的笔迹她说没关系,艾黎先生能看懂。我的任务是替她写信封,否则邮局的人要犯愁了。她也非常关心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和学习,向我了解各种情况。每次有留学生去探望,她总是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 , 问寒问暖。

 

1987年下半年,我完成学业准备回国前,艾黎先生的健康状况已明显下降,没法 写信了,就寄了1盘录音磁带给Mrs. Wright 听着他那微弱的声音, Mrs. Wright深情地自言自语道,  他正等待着90岁生日, 然后就将走完他的人生旅程了。果然艾黎先生在1987122日在医院度过了他的90岁生日,3个星期后于871227日在北京病逝,结束了他在中国六十年的岁月。

 

记得我在871224日离开新西兰时,Mrs. Wright 特地让我带一封信给艾黎先生,我答应一定去北京替她看望先生。可惜当我在香港逗留几天后于1227日回到上海时,当天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播送了艾黎先生在北京病逝的消息。当是我第一个反应就是, 如果此时能在 Mrs.Wright的身边陪伴她就好了。我拿着Mrs. Wright的信,贴上邮票寄走了,愿他妹妹的亲情再送他一程吧。而我则又一次失去了看看艾黎先生的机会。

 

Mrs.Wright1991年在老人院病逝,享年84岁。接替我陪伴她到最后的是我妹妹。

 

蒋琴

20012月于墨尔本

 


******************************************************************************************

 

 

 

杂谈(2

 

潘仁积

 

 


上期的彩虹上,我写了一篇有关杭州和苏州的随想。实际上,除了苏杭以外,江南一带还有许多美丽的城市。

 

如依山榜水,素有“小上海”之称的无锡。境内的风景独具一格,整座城市以景色秀丽,物产丰富的太湖立足。四周由锡山,惠山,梅山诸山环抱,山水相连,美不胜收。“无锡大阿福”是著名的无锡泥塑代表作,而最出名的美食则为“无锡小排骨”及“无锡汤包”;

 

盛产美女的扬州,是我印象中最为完美的一座小城市。当八二年十月我和静霞去那里游玩时,其街面的干净程度就让我们感到难以置信。整座城市十分清静,根本感觉不到令人烦恼的喧哗声 城市的街道和建筑都保持着古色古香,朴实无华,让人产生一种生活在远离现代社会的感觉。境内的大明寺是中国最著名的古刹之一。唐朝时,东渡日本传播中国文化的鉴真和尚便是这座寺庙的高僧。现今,寺中仍就保存着许多当初珍贵的史料,非常值得一游。市内最漂亮的风景区为叟西湖。湖面不大,风平浪静,与济南的大明湖相仿。但是湖中的一座“五顶桥”却给叟西湖增添了不尽的诗情画意;

 

曾作为六朝国都的古老的现代化大城市——南京,则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了。境内名胜古迹之多为绝大多数城市所不及。比较著名的有明孝陵,雨花台,燕子矶,新街口鼓楼,夫子庙,紫金山天文台,长江大桥,还有气势磅礴的中山陵,留下了动人传说的莫愁湖,玄武湖,充满了神秘感的“总统府”……

除此以外,镇江,常州,常熟,昆山,太仓,湖州等等城市,都是旅游的好去处。

 

与江南其它一些城市相比,让我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地方就是镇江了。

 

论起来,镇江还是我的祖籍地。她距上海以北二百三十公里,是长江南岸的一座古老小城市,与北岸的历史名城——扬州隔江相望。在中国,除上海外,她是我去过最多的地方。至今,我长兄一家,阿姨,舅舅及堂兄姐等众多亲戚仍然生活在那儿。但这座城市太脏,到处尘土飞扬。“方便”的地方让你恶心地无法“方便”。城市的管理水平也太差。走到各处,给人的感觉就是乱。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境内有众多的名胜古迹,却不知如何来宣传,扩大其影响。以至于要不是有一瓶香味扑鼻,酸而不涩并曾获得过巴拿马博览会金奖的镇江香醋撑着,更多的国人将不知“镇江”是江名还是地名。其实,镇江这地方真是非常值得一游。

 

境内名胜最吸引人的有两处:金山寺和北固山。金山寺建立在位于长江南岸,高度为三百米左右的金山上,并因此而得名。除了由于戏曲《白蛇传》里关于法海和尚的传说而使人产生一种神秘感外,这座寺庙的本身,与其它建在山上的寺庙并没有很大的差别。但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却使别的寺庙望尘莫及。当你坐在长江的游船上看去,矗立在山顶上的寺庙及其宝塔,犹如点缀在长江上的美丽珍珠,绚丽夺目。而当登上塔楼的顶层,眺望远处,那浩瀚的滚滚长江及四周的青山绿水则组成了一幕气吞山河的壮丽景观。此时,在江面上航行的万吨巨轮,看起来就像随波逐流的一叶小舟。片刻间,这美丽的江山似乎就在你的指点之下,令人激动不已。

 

读过《三国演义》或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由周瑜和诸葛亮一手导演的“刘备招亲”的典故。但却鲜有人知道这一典故发生的地点就在现今镇江的北固山上。经过两千多年的风吹雨打,当年的“招亲亭”依然默默无闻地座立在山顶上。虽不起眼,但每当走近它时,心里便会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站在这鲜有游客的山顶上,靠着这座原建亭子的立柱旁,遥望东吴赖以生存的长江天险,想像着当年各怀鬼胎的孙权,孙母,刘备等在相亲时斗智斗勇的情景,感觉上你似乎也参与了其中。

 

除了名胜外,镇江另一值得一游的理由便是美味佳肴。如风味独特,举世无双的镇江淆肉;肥而不腻,美味可口的红烧狮子头;甘甜滋润,汤浓而清口的煮干丝;肉质细嫩,鲜美无比的清蒸刀鱼;皮薄陷多,汤鲜肉香的蟹黄包子……等等,等等。这些都是镇江的看家菜也是镇扬帮的镇山宝。在上海久负盛名的老半斋,绿杨村等镇江菜馆子里虽然也能品尝到镇江风味的菜肴,但与镇江的“燕春”相比,其镇江菜的味毕竟要逊色一些。

 

与近邻的常州,扬州相比,镇江的综合经济实力,人民的文化素质,城市的知名度等各项指标都明显落后。而同无锡,苏州等城市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哀,镇江。

 

说起祖籍,不由地又生出一段话来。我虽然生于上海,长于上海,从小说着上海话,心里一直认同自己是上海人,直到现在,国内的各项体育比赛我都毫无保留地钟情于上海选手,但是在我以前的户口本上,却明白无误的写着,我是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县人。甚至连我女儿户口本上的籍贯一栏中也是丹徒。这大概是中国户籍制度的一个奇观吧。

 

我的祖籍地(严格地说应该是上溯到400多年前的祖宗,其中的缘由以后有机会再说明)位于长江下游靠南岸的一个岛上。现称丹徒县高桥乡。这地方与苏南的大部分地区一样,也是一个富饶的水乡。那儿盛产粮食作物,动物的皮毛和水产。特别是生活在长江里的各种鱼类,真是应有尽有。过去,每当有亲戚来上海,总会给我家带上长江里各种各样的水产。像刀鱼,鲥鱼,螃蟹等,还有令人闻风丧胆的河豚。提起河豚鱼,它的毒性那是确实厉害。小时侯,我妈妈曾经告诉过我:有一次,她在洗河豚时,家里养的几个猫仅舔了一下残留在地上的河豚鱼血迹,片刻功夫,它们就一命乌呼了。所以,除非我妈妈亲手洗,煮,其他任何人弄的河豚鱼,我们家都不敢吃。每当我妈妈煮好河豚鱼后,我爸爸总是第一个吃,等十五分钟后没事,他才让我们大家尝。河豚鱼的肉,可能是世上最好吃的食物之一。那个鲜美,真叫人吃了终生难忘。许多人不顾生命危险去品尝,这也就有了“拼死吃河豚”一说。后来,国家有了明文规定,捕捞,买卖河豚鱼为犯法行为,再要吃河豚鱼就不可能了。我们家最后一次吃河豚鱼是在85年。女儿那一年还小,不能吃。而太太胆小,任凭我父母怎么劝,她都不敢尝一口,留下了莫大的遗憾


 

回家过年

 

张玲

 


这次的回国是早已精心计划的。两年前发现2001年的春节在一月份。算来算去在国内过到初四再回来也不耽误孩子开学上课。于是去年七月就订了机票,九月就把票拿到手了。圣诞节前一天,我家三口与骆明飞三口一起开始了回国探亲的旅程。两家女儿是个伴儿。此外跟着 骆明飞就少不了打牌,先是四个大人打拱猪,第二天早上到上海机场时,孩子们也加入进来打“三先”。我们女儿当了好几次三先,她安慰自己说我是 the best loser.

 

飞速发展的北京城

       

九九年的五十年大庆与当前的申奥可确使北京城大变了一下。往日拥挤的西单路口已变成宽敞的现代化广场加大厦。许多地方的道路都在加宽。近年来我们每隔两年回一趟家。每次都发现许多新变化。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正在人们面前建起,当然这代表着发展与进步,但儿时记忆中的北京城逐渐在我们眼前消失,不免使人有些伤感。

 

这次的主要变化是沿街的楼都刷上了浅粉或浅黄的漆。看上去是显得明亮了一些,但花费肯定也少不了。这三环内主要街道两边的楼群刷漆,目的是为北京申奥营造一个良好的市容环境。另外国内又增加了一类管理人员,那就是身穿棕色大衣,背后有个大白“P”字的专管汽车 Parking 的人员。

 

快速地与国际接轨

       

如今国内人常说的一句话是“与国际接轨”。这次发现北京与上海浦东机场是绝对与国际接上轨了。虽说没有象曼谷或新加坡这类机场的客流量那么大,但机场的规模是达到了。此外机场的设施,比如厕所也与西方国家的水平不差什么了。不过机场候机楼的格局与国际空港的要求还有距离。

 

国内的电讯也发展迅猛,比如手机很普遍,公用电话已由布满大街小巷的五颜六色的电话亭取代了沿街一家一户的收费电话。如果你有个IC卡,你可以方便地打到世界各地。自动取款机也比以前多多了,在主要商业街上随处可见。

 

浓浓的节日气氛

      

我这次是在八五年(孙守义是从八三年)后第一次回国内过春节。我们到京时正是元旦前夕,北京到处张灯结彩,一片节日气氛。我认为有大红和金黄这两种最富有中华民族特色的颜色配在一起, 这节日的感觉就找到了。北京百货大楼正面用大红布从上挂到下,看上去火红火红的。进入夜晚时主要大楼全部用灯勾出轮廓,主要大门都挂着红灯笼。另外大街上还有激光彩灯闪烁,五光十色。就连我们所在的公安大学住宅小区里也是到处可见彩旗, 彩灯及纸上写的或彩灯拼成的庆祝节日的语句。这种布置对我来说即新鲜又亲切。

 

2000年的最后一晚,新建的长安大戏院上演了一台“世纪回声”名角名曲演唱会。我们五个人,包括我家戏迷孙守义和我爸有幸观看了这场由在京的各京剧,评剧,曲剧和昆曲团体联合上演的 7:30PM 至 0:30AM没有剧场休息的,长达五小时的精彩表演。名演员有梅葆玖,孙毓敏等。从剧场出来后“打的”则费了点儿事。因长安街上不许跑“空的”,也不许“停的”,只好到远处去截,严冬的午夜站在气温零下十六度的北京大街上可想是什么滋味。坐上“的”后还回味着演出。车子经过王府井,天安门,西单一路不断堵车。新世纪第一个元旦的凌晨沿东西长安街到处可见一群群的人,不过还是年轻者居多。

 

为了使两家老人都能与儿女过年,我在河南新乡住了几日就回北京了,孙守义和我女儿则留在那里与他的家人过年。

 

大年三十走进副食店,一派购年货的景象。平日没人的卖肉柜台也排起了队,人们买肉馅包饺子。点心糖果柜台也是较忙的地方。我们的年夜饭是在潘家园东坡酒家吃的正宗川菜。然后就是回家与亿万同胞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联欢。虽说北京禁止放鞭炮,但进入午夜时可听到零星的爆竹声。第二天新闻里则与往年一样报导着同仁医院做了若干例摘眼球手术。

 

过年在北京就得逛庙会。初一我和父母逛了一下今年刚刚恢复的厂甸庙会,二老为我女儿买了件过年的礼物。孙守义 初四从河南回来后带着我女儿和侄子逛了家门口的白云观庙会。

 

吃不完的美食

      

在北京随便走进一家超市,如天客隆,地方很小但品种繁多,就连走道上还有几摊现做现卖的馄饨,坛子肉,北京小吃一类的食品。看上去眼花潦乱。那些好吃的东西真让我觉得应住上一年半载把每样都吃上一遍。我总在想如能把这种超市搬到墨尔本一家该有多好呀。这里超市虽大,但我们爱吃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在这里想吃什么都得从原始材料开始加工,而在国内半成品及熟食应有尽有。如想开个Party, 只需超市来一趟各种酒菜就都有了。

 

再说去饭店,最有体会的是每次回河南新乡孙守义学生时代的哥们请客去吃的酒席可以说是回回翻新,越吃越讲究。现在味重的有辣子鸡,里面干红辣椒比鸡肉丁还多,但肉很焦很香。清淡的则有百合西芹之类的素菜。

 

可是没有口福的我从腊月二十一就病倒了,到初四往回返时食欲还没完全回来。

 

节目丰富的电视广播

      

我有早听广播的习惯,回国也不例外。现在有中央台一百五十分钟新闻板块节目。新闻联播结束后就是时事纵横。仅把我记得最清楚的两条说一下。一条是成都火车站去年七月时的怪现象,那就是车站广场没有垃圾箱(收起来了),而是雇了几百名城管人员监管行人。一旦发现乱扔现象时上去就罚款。据说是为了增收。还有一条是国内进行了饲料市场检查,发现有些厂家的添加剂超标,比如在猪饲料里加安定,为的是让猪吃饱了多睡觉。还有的是加过量的盐酸,因盐酸可增加出瘦肉率。可专家们认为儿童们吃了这样的肉会影响大脑和身体的发育。其副作用也许很多年后才会显示出来。

 

如接有有线电视的话,能收的台起码几十个。中国女子花样游泳队在去年悉尼奥运会上的表演及前八名的决赛也是这次回家才看到的。

 

徘徊不前的天津

      

这次又回老家天津看看我的三位姑姑。从天津站到姑姑家也就三四公里路,出租车却走了四十分钟。主要费时是过海河,不知等了多少个红灯。其实北京到天津一百三十公里如今火车也才需八十分钟。比起两年前,可以说这里变化不大。跟北京一比,那就象是第三世界。唯一可取的是过年可以放鞭炮。连河南新乡都不让放了。这可算全国屈指可数的有过年气氛的大城市。

 

禁而不止的法轮功

      

现在国内大敌不外是法轮功了。实在令政府头疼,怎么打击也除不了根。据说现在被抓住遣送回家的法轮功人士,本人会被开除工职,其所在单位及所在地公安局会被罚款数万元。听说我们院儿里有两位与我小时候一起玩过的姐俩因参与法轮功,现在被开除工职,生活也没了着落。

 

天安门广场是最敏感的地方,初一我坐出租车经过时,可看到军人在检查进广场人的证件。此外还可见几辆停放在广场上的公安车。

 

尽管如此,在玉渊潭公园外月牙河边的水泥台上,在白云路公交车站牌柱子上我还是看见了“法轮大法好”的“反动”标语。

 

热门的健康话题

       

早上九点以后,中央广播电台就开始了健康节目,不外是介绍什么治疗仪,或什么特效药之类的。下午打开收音机也还是这一套。此外电视广告也有不少是为补养品做的。还有我注意到,不论提起哪一种食物,国内的人马上可以说出它的益与害,比如哪类属于“三高”(高热,高脂和高糖),哪类属于降脂降压,哪类属于美容食品之类的。我父母和其它许多国内老人一样订有<健康文摘报>,里面关于健康的文章可谓知识含量很高。它指导着国内不少老人的衣食住行。

 

再有过年串亲访友,包装精致的补品也成了上好的礼品。这是我在电梯里见到的。

 

家里的爸爸妈妈

       

当然回家过年就是为了与家人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团聚。那几天我可以看出我父母带在脸上的高兴。初一我打电话问我婆婆年过得怎样,她说:“好的不能行”(河南味儿的)。我知道美中不足的是一家十四口只缺我。记得九四年第二次回国,那是隔了六年后回去,当我看到四位老人超出我想象的苍老,兄弟姐妹也见老,家里又添了我们还未见过的下一代,此时我只想抱头痛哭一场。那种心情与前一阵我们看到南北朝鲜亲属五十年后团聚见面时的心情是可以相比的。 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只要父母在,我们可以放弃别的旅游渡假,但每两年必回家看看。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是坚持这样做的。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当我看到别人家的儿女常买些老人们舍不得或还不知道的时鲜的食品与方便的生活用品看望父母时,我心里别提多内疚。尤其是下过大雪后,我想如果我能买些菜送过去以免他们外出路滑摔倒,那该有多好呀。可尽管是那么简单的小事我们却做不到,... ... 。 但愿孩子再大些后我们也许可以回得更勤些。

 

零零碎碎还没忘的回家经历选了些与大家分享。下次再回去一定还有更多新的当然也有令人伤感的变化。


 

 

 


 

***************************************************************************

 

 

也谈过年

 

赵明

 


年年年过,过年年年谈.每到过年,诸如<华夏文摘>之类的电子刊物上必有多篇关于过年的文章,既有回忆儿时过年的欢欣喜悦,又有感叹当今过年的平淡乏味.今年CPCA会员回国过年的很多,相信本期<彩虹>必有关于过年的精采文章.本人很想凑凑热闹,但十多年没有在国内过年,满脑子能想得起来的都是些陈年旧事.不重复那些当年兴高采烈过年的孩子们写的仍带着孩子气的文章,本人在此谈一些一般人不太提及的事.

 

年货

 

我怀疑年青一些的朋友是否知道这个词,这个词连<新华词典>都没有给出定义.所谓年货,望文思义,即过年之货物,换句话说,即专供过年用的只有过年时才有的货物.大家知道中国人都信"民以食为天",因此年货又特指过年时才能吃到的食品--至少我在中国生活的许多年中是这么理解的.

 

六十和七十年代正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疯狂时期,所有生活必需品全面告缺,商店的货架上总是空空荡荡.当时几乎一切生活用品全是凭票供应.仅仅是到了过年之前,地方政府不知道施展了何种神通,调集了各种各样平日见不到的货物供应市场.当然所有这些都是要凭票供应的了.但是先别高兴太早.象这样种类繁多数量又很小的货品在很短的期间内投入市场,而居民一年到头见不到这些东西,此时是家家必购,一个直接的果是排队.满街满巷,几乎是无处不排队.若说有例外的话,大概象鞭炮,糖瓜子(一种土法熬的糖稀)这种东西不用排队.所以孩子们总是高兴极了.说到我自己,当时既是孩子,同时又是承担了相当的家务责任的长子,所以是生活的各方面都体验到了.但今天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竟是排队.

 

由于物品稀少,排队也未必能买到东西.比如买酒,排在最前面的可能会买到古井(见不到也买不起茅台),后面一点的也许能买到口子,洋河.排在最后的可就什么都买不到了.这时营业员把柜台一清理了事.而您只好再下决心明日起得更早一些.那张可怜的票舍不得作废,更要紧的是过年不可以无酒啊!

 

排完了买酒的队,下面还要排的队有:肉食-尤其是猪下水,牛羊肉等平日见不到的东西;香烟-只有过年时才能见到好一些的烟.即使全家没有人抽烟也要买,用来敬亲戚朋友;豆制品-千张豆腐干子等等;水产品-尤其是海产品;禽蛋-也是要另外排队买的.并非故意作贱人,当时各种东西隶属不同部门,绝不会为方便顾客着想;山货-香菇木耳黄花菜等,都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供应的分量极少,买出来之后许许多多小纸包,象从中药店出来差不多.此外还有粮油,肥皂,糖等终年要排队购买的东西.老话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此时更应加一句"不持家不知排队难".

 

那年头虽然人与人之间阶级斗争残酷无情,但街头的公德还说得过去."夹塞"的人时有所见,我们当地叫做"串勾",但那队好歹还象个队.

 

72年从农村上调回城,有一个当时在一起的知青被分配到食品公司工作.这就有了一条"走后门"的路子.实际上那时的走后门,不过是从柜台后面买一些东西,一样要交钱交票.所得的好处是省下了排队的时间,买的肉可以"好一些".当时的人并不十分挑肥拣瘦.实际上在县城和农村,人们更喜欢肥肉.不要以为我在这瞎说.您可以试试半年不吃肉,然后再来尝尝是肥肉香还是瘦肉香.

 

无法计算这一辈子多少时间被用于排队.似乎是从能帮家里干点事起就排队,一直排到出国.直到如今,只要是在排队,心里总有几分莫名其妙的紧张,生恐什么人会突然走出来,宣布今天的营业到此结束,大家明天接着来排.也许是一种"排队恐慌综合症"吧.在澳洲难免不排队,如超级市场的收款台.所幸的是如果一个队将要停止,通常会有人告诉后面的顾客不要再排这个队了.

 

年饭

 

年饭在<新华词典>里也无定义,在此只能顾名思义理解为过年吃的饭,在本人的家乡尤其是指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对于这每年一度的年饭,再加上平日难得见到的丰盛食品,年饭的隆重是可想而知的了.但准备这一顿年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是什么东西都得洗.那时候买到的东西可不象现在从超市买到的那么干净.洗带鱼先得用稻草把发黄的,黏滑的鱼鳞擦掉,再剖肚清洗;洗猪大肠洗出肠子里的东西是正常现象.那时候各家都没有水龙头,我们家住的一个大院里,二十多户人家共用一个自来水龙头.蹲在结着厚冰的井台上洗上个把小时,您可以想象那感觉会是什么样子.

 

做饭时全家能干的都要上阵.我那时的拿手好戏是做蛋饺,于是也就成了我的"专利".做法是用一把铝勺在煤火上烧热,先用一小块肥猪肉擦一下勺,再浇进一些搅拌好的鸡蛋,靠手的转动摊成薄薄的皮,放进肉馅,趁着鸡蛋还没有凝固时包住馅,待鸡蛋凝固后就做成一个蛋饺,蒸熟后即可上桌.做一盘蛋饺需要一两小时,尽管坐得脊背发硬,在煤炉前烤着火也还是很舒服的.说起来我们家已经十多年没有做过蛋饺了.我父母现在偶尔高兴还会做上一锅蛋卷,在程序上是大大简化了,但味道也差一些.

 

年饭当然得有饭,所以年年必须做一大锅米饭.实际上酒足菜饱之后,谁也吃不了多少米饭.有时候整个一锅米饭就没人动.然而作为"年年有余"的最后一个象征(后面还会谈到),我妈妈总是坚持要做一锅米饭.

 

年夜饭通常是在自己家里吃.从初一开始探亲访友,按关系的远近依次排开.到每家都是要吃饭的.由于都是凭票供应,各家各户吃的基本上是一样的东西.这时如果谁家买到了一些特别稀罕的东西,主人自然是十分自豪的,一般会留着款待最亲密的亲戚或朋友.

 

据夫人说,今年岳父家过春节,花了三百多元在餐馆订了一桌年饭.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过年的方式也大大的改变了.

 

民俗

 

过年是辞旧迎新的时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出于迷信也好,实际需要也好,对来年的景仰也好,于是有各种各样的习俗.在我们家乡,最重要的莫过于"年年有余".各家各户准备年饭,必有一道菜是鱼.这条鱼摆在桌子上,只准看不准吃,要到新年之后才可以吃,叫做"年年有余"(鱼和余谐音).听老辈人说,住在山里家境比较穷的人家,即便是买不起鱼,也要用木头刻一条鱼摆在饭桌上.

 

其他的习惯是做好大量的食品留待新的一年吃,通常新年前三天或五天不可做饭.我的老家属南方,没有包饺子的习惯,一般会做米饭团子,也做包子馒头.我妈妈年夜坚持要做一锅米饭即是来源于这一习俗.

在我下乡插队的农村,至今农民在春节之前仍要做大量的年糕(用六成糯米和四成饭米做成馒头形),放在大缸里用水泡起来.吃的时候捞出来切切煮煮就行.这种年糕可以吃到来年春插秧时(约农历二月末三月初).这种习惯实际上是出于需要.稻区农村早春劳动量特大,年糕吃下肚里管饿的时间可以稍长一些.

 

另一个习俗是有关清扫.各家各户春节前要里里外外打扫卫生,清除垃圾.从年初一开始,家里的垃圾就不可以往外倒了.不管什么垃圾都得放在家里,过年之后再倒.理由是如果在过年期间倒垃圾,会把家里的财气倒出去.这个习俗我是下乡时在老家知道的,我父母从来就没有这么做过.试想我们家多少年来居住的面积就非常狭窄,再把垃圾在家里放几天,家里怎么还能受的了?

 

后记

 

过年的事就讲到这里,算是对童年和少年时代酸甜苦辣的一点点回顾.现在生活在澳大利亚,一切是那么平静,难怪有些人觉得在国外过年没有意思.但实际上并非那样.如同人整天呼吸空气而不知空气之宝贵一样,觉得过年没意思是因为物质太丰富了.天天能买到的物品就不能称作"年货".但不能以此来断定在国外过年没意思.

 

我庆幸能落户在墨尔本,相处在CPCA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尽管这儿没有春节那几天假期,但朋友之间的真情交往绝不亚于国内任何地方.CPCA春节晚会上的百家饭和自编自演的节目则是国内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如果您真是要找热闹地方的话,还有一个唐人街可去.那儿可以自由自在的放鞭炮,这在国内很多城市都已经享受不到了.

 

最后,一定还有朋友记得我到现在还没有交待自己的户口.我在安徽淮南出生长大,我的老家在安徽舒城(三国人周瑜的家乡,在合肥以南约100公里).我下乡的地方距离老家不远,我在那儿劳动了4年.我有时声称来自北京,是因为我在北京住了8年并从那儿出国.但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北京是我的家.

 

*****************************************************************************************

 

 

初一到十五,十五的月儿圆

 

-2001年CPCA春节及元宵晚会散记

 

胡维平

 

<<彩虹>>截稿日期的前一天晚上,新任副总编戎戈电话指示要我写篇晚会的稿子。当时以为应该没什么难的就一口答应下来了。可到了晚上一想,今年的晚会由于我得配合骆明飞演出小品,遗漏了许多精彩节目。比如<<小品>>前后的两个舞蹈,只听到仙女们在后台窃窃私语,繁忙地准备,却未能欣赏到她们前台的表演。自幼听老人们讲梁祝的故事,只对祝英台的女伴男妆和梁山伯背祝英台过河时的对话感兴趣;成人后听了余丽拿演奏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乐盲如我,也被深深吸引。所以漏了扇子舞“梁祝”是非常遗憾的。还有嘉宾谷明先生的独唱,也只是看到了最后的一段。谷明先生是3CW中文电台华语歌唱大奖赛第二名得主,也是旅澳华人艺术团成员之一。一声“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引起了暴满的掌声。缺乏素材,文章怎么写?向戎总请辞吧,从时间上来说有点紧。怎么办呢?就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总编潘仁积突然发现二月只有28天(!)而将截稿日期后延一周。一周的时间,多半周在想写什么。最后取了这么个题目。我这样想:散记就是没系统的记。没主题规定,没内容要求,没篇幅限制,写到那算那---至少我这样理解。

 

新千年的春节来的分外早,与圣诞节仅差20来天。所以许多CPCA会员借此机会回国省亲,圣诞春节一起过,一举两得。在这种情况下,新旧两届理事会一致决定将春节晚会推迟至元宵,也来个一箭双雕。今年的晚会于二月十日晚在Clayton的宽敞明亮的社区中心礼堂举行。出席晚会的共约250人。

 

今年晚会的一个最大特点是新一代的参与。竞寒(夏克农施华女)的独舞“我们的田野”,优美大方,充分展示了少年的活力和对未来的憧憬。而程斯韦发自内心的“祝福”,则引起大家对失去的朋友的思念。歌声未落许多人已眼挂泪花。我们接受新一代的祝福,也祝福他们在澳洲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茁壮成长。愿他们能顺利融入主流文化,同时也希望看到更多的新一代参与CPCA活动,弘扬中华文化。

 

张悦和吕滨的相声“任劳任怨”,用诙谐的语言评论了男士们对待家务的四种态度:任劳任怨、任劳不任怨、不任劳而任怨、不任劳也不任怨。其实要我看,可能我们大家都会成为这四种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他们二位的表演显示出很大的潜力---我们有理由期望在未来的晚会上看到他们更精彩的表演。骆明飞主演的小品“谈国情”,用中国国内流行的顺口溜,详细刻划了中国改革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弊病(详见另文)。

 

曾是专业越剧演员的王福娟,虽然刚做了妈妈不久,可还是体态轻盈,嗓音甜美。美中不足的是,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唱词一句也听不懂!建议下次应该印发唱词,或剧情简介。张玲孙守义业余不让专业,一曲“朝阳沟”,重显当年情。

 

今年晚会的高潮是由新会员表演的哑巴传话。表演分男女两队。男队要传的话是“芭蕾舞”,女队要传的是“男子健美”。显然出题的人是要让他们出丑。所以当男队的“芭蕾舞”逐渐变为“挑扁担”时,观众爆发出开怀大笑,都在等待着看男队最后一名队员的笑话。按照以往这个节目的规律,男队员们善于“理解”长于发挥,所以最终接到的信息和最初传出的信息,差别往往比较大。比如最初的“割草”,到最后可能就是“打拳”等。这次男队最后一名是杨云,Swinbourne 大学的计算机副教授。不知他是用了神经网络,还是什么遥感技术,反正他看了挑担的动作,脱口就说出是在跳舞,而且还说是“小天鹅”!这大概是对“文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最好的理解吧。看了男队这么精彩的表演,张姝代表女队猜出“健美运动”就不奇怪了。本来,女队员们历来就比较忠实地传递动作。比如,当第一位队员伸出两个指头,表示她要做第二次表演时,下面的队员毫不迟疑地将这个动作忠实地传递了下去。至于为什么练健美时要伸出两个手指,恐怕谁也没去想。

 

几个集体节目,“集体舞”、“太极表演”和“小合唱”,现在已慢慢演变为CPCA日常的核心活动。不光参与的人数在不断增加,而且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报道,太极队伍在晚会以后又有扩充,而合唱队则有可能形成南(Waverley 地区)北(Doncaster 地区)争雄的局面。

 

初一到十五,十五的月儿园。元宵的晚会给CPCA一年的活动画了个圆满的句号。我的散记也该打上最后一个句号了。


 

 

 

 

【艺苑】

 


 

[] 元稹  胡维平推荐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麈茶。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如醉后岂堪夸。

 

 

 

水调歌头  新世纪有感

 

    胡维平, 2000年一月

      

长夜礼花起,落地逾千年。

惊起儿时旧梦,皓首忆桃园。

要用电灯电话,要住楼上楼下,吃饭不需钱。

有心觅陶令,相顾恐无言。

 

转基因,互联网,上云天。

精英睿智,何不环宇灭硝烟?

逞霸欧洲炮火,争地中东溅血,恩怨泯时难。

屈指百世后,多少笑人间。


 

 

毕业廿年遥寄(长汀)二中诸同窗

 

李健民

 

2000.12

 

 


(一)

 

悠悠汀江水,

巍巍北极楼。

少怀济海志,

报国利群筹。

悠悠同窗谊,

此情共五洲。

乡思不堪写,

卧看月如钩。

 

====================

 

 

(二)

 

长汀一别后,

忽忽二十秋。

世事多变故,

峥嵘岁月流。

何处留鸿爪,

乡思催白头。

祝君皆安好,

北望忆旧游。

 

=========================================  

 

                         


 


【 笑林 】  

 

笑话十则

 

潘仁积摘

 

 


外貌描写

 

在一篇描写人物外貌的作文中,某学生写道:我表姐长得非常漂亮,杨柳腰,瓜子脸,樱桃嘴,蒜头鼻,柳叶眉,杏仁眼,香蕉耳,稞麦牙,嫩藕腿……美似一朵花。

老师阅后批语:可能是杂交植物人。

 

烫耳朵

 

丈夫下班回家,看到妻子的左脸烫得青一块,红一块,再看有脸,伤势也不轻。他忙问出什么事了。

妻子答道:“刚才我在烫衣服时,电话铃突然响了,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错把电熨斗当电话筒了。”

“那样只会烫一边。”

“后来我打电话叫救护车,结果又烫了另一边。”

 

 

 

难题

 

两个老朋友在路上相遇,其中一个愁容满面。

另一个问:“你这样忧愁,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难题?”

“我借了两万元给一个人做整容手术,可我现在认不出他来了。”

 

 

 

别留客人吃饭

 

爸爸正在陪客人聊天,儿子却跑进跑出,好像有话要说。爸爸见了,不耐烦地说:“别这么鬼头鬼脑的,有话就大声说。”

儿子大声地说:“妈妈让我告诉您,别留客人吃饭!”

 

 

我还活着

 

微机课上,一学生向老师报告:“老师,我们这一排全死了。”这时,同排另一个学生紧跟着站起来说:“老师,我还活着!”

真傻

 

有一帮强盗闯进一对夫妻家里。强盗在地上划了一个圆圈,让夫妻两人坐在圈子里,说:“谁敢把脚伸到圈外,就杀死谁!”

强盗们抢了值钱的东西出门去了,妻子舍不得被抢去的财产,放声大哭。不料,一旁的丈夫却哈哈大笑起来。

妻子责备丈夫:“东西都被抢光了,你还笑得出来?”

丈夫说:“这些强盗真傻!我偷偷地把脚伸到圈外去了,他们还不知道!哈哈……

 

 

巧对批语

 

一个学生在写小楷时,写错了一个字,老师便在错字下面用红笔划了道杠,并告诉他:把这个字重写十遍。可当老师再看小楷时,见那个字还是写错了,就在学生的小楷本上写道:一错再错一再错,怎么改错?谁知这个学生一看老师的批语,觉得挺有意思,便也在小楷本上写道:早写晚写早晚写,错了再写!

 

打得冤枉

 

爸爸揍了儿子一顿,见他嚎啕大哭,更是来气:“哭,哭,你就会哭!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

儿子一听,哭声更高了:“你算什么爸爸?揍了我一顿,还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问我?”

 

 

不得要领

 

“救火,救火,救火!”电话里传来了恐慌的呼救声。

“在那里?”消防队的接线员问。

“在我家!”

“我是说失火的具体地点在哪里?”

“在厨房!”

“我知道,可是我们该怎样去你家呢?”

“天哪!你们不是有救火车吗?”

 

戒烟

 

某公司门口写着:禁止吸烟。

保安人员发现,有个男士每天在公司门口走来走去,就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士回答:“没别的意思,我是到这里来戒烟的。”


 

++++++++++++++++++++++++++++++++++++++++++++++++++++++++++++++++++++++++++++++++

 

谈国情

 

骆明飞

 


1,新四项基本原则

 

吸烟基本靠送,

喝酒基本靠贡,

工资基本不用,

老婆基本不碰。

 

2,官场言论准则

 

对上级花言巧语,

对舆论豪言壮语,

对群众谎言假语,

对下属狂言恶语,

对自己胡言乱语,

对情妇甜言蜜语。

 

3,各级干部都在忙

 

中央干部忙组阁,

省级干部忙出国,

地县干部忙吃喝,

区乡干部忙赌博,

村里干部忙偷摸,

学生干部忙爱国。

 

4,新长征

 

干部不怕喝酒难,

千杯万盏只等闲。

鸳鸯火锅腾细浪,

生猛海鲜走鱼丸。

 

桑拿按摩浑身暖,

麻将打到五更寒。

更喜小姐白如雪,

三陪过后尽开颜。

 

 

5,新四化

 

新干部在腐化,

老干部等火化,

农民离村自由化,

工人阶级没钱化。

 

 

6,领导干部忙

 

上午跟着轮子转,

中午跟着盘子转,

下午跟着骰子转,

晚上跟着裙子转。

 

7,各部不同

 

跟着商业部,发财又致富;

跟着外贸部,准成万元户;

跟着统战部,处处有照顾;

跟着铁道部,出门坐卧铺;

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跟着外交部,出国如散步;

跟着宣传部,越干越糊涂;

跟着教育部,肯定没出路。

 

8,巧立名目

 

游山玩水称“考察”,

乱吃乱拿称“检查”,

钱权交易称“下海”,

乱卖户口称“开发”,

公费读书称“投资”,

乱戴乌纱称“提拔”,

截留公款称“奖金”,

偷漏税费称“办法”,

造成损失称“学费”,

易地为官称“处罚”。

 

9, 官僚机构有“八怪"

 

八点上班九点来,

品茶看报好自在。

好烟见抽不见买,

革命水酒把胃坏。

楼堂馆所争着盖,

小车牌子认老外。

成天文山加会海,

哪里热闹哪里在。

 

10,十五等人

 

一等人,掌实权,批条画圈就来钱;

二等人,是官倒,倒了批文倒指标;

三等人,有后台,弄点名堂就发财;

四等人,大盖帽,吃了原告吃被告;

五等人,交警队,马路旁边吃社会;

六等人,管车船,马达一响就要钱;

七等人,当导游,年年月月吃回扣;

八等人,干个体,宰了老张宰老李;

九等人,当电霸,不给好处就抽闸;

十等人,手术刀,拉开肚皮要红包;

十一等人,管收税,不塞票子你倒霉;

十二等人,是教师,一年四季欠工资;

十三等人,老大哥,工厂关门没吃喝;

十四等人,作田佬,交了粮食收白条;

十五等人,是盲流,不知何处是尽头。

 

11, 握手歌

 

握着上司的手,点头哈腰不松手。

握着纪检的手,混身上下都发抖。

握着财务的手,拉起就往餐厅走。

握着老婆的手,一点感觉都没有。

握着情人的手,一股暖流涌心头。

握着小姐的手,仿佛回到十八九。

握着女同学的手,后悔当年没下手。

 

12, 老婆出门有交代

 

出门在外,少喝酒,多吃菜,挟不着,站起来;

有人敬,耍耍赖,吃不了,兜回来。

路边野花,不要采,三陪小姐,不要爱。

安安全全, 回家来。

 

13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领导来了怎么办?先住宾馆后管饭;

管饭以后怎么办?坐着小车看一看。

看完以后怎么办?歌舞厅里转一转。

转完以后怎么办?桑拿浴里涮一涮;

涮完以后怎么办?找个小姐按一按。

按完以后怎么办?麻将桌上搬一搬:

搬完以后怎么办?找个三陪伴一伴。

伴完以后怎么办?拿着礼品说再见。

再见以后怎么办?找个大款算一算;

算完以后怎么办?拿个项目换一换。

老婆知道怎么办?克林顿咋办他咋办。

 

14 ,爱党胜过妈

 

爱党胜过妈,爱国胜过家;

党就是咱妈,国就是咱家;

没钱跟妈要,没吃从家拿。

 

15 ,不正之风面面观

 

货不怕假,回扣则灵;饭不怕贵,公款就行;

学不在深,赚钱就灵;分不在高,后门就行;

调动不难,送礼就灵;官不在大,赚钱就行;

寿不在长,风流潇洒就行。

 

 

16 ,社会“怪事 ”

 


 


如今干部一大怪,五六十岁才学坏;

唱歌要唱迟来的爱,跳舞专抱下一代!

 

喝酒改大碗了,送礼改现款了,

男女关系没人管了,还说社会风气明显好转了。 

 

17 ,酒哥

 

喝酒五步曲:

 

欢歌笑语,甜言蜜语,豪言壮语,胡言乱语,不言不语。

 

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可放心;

能喝一斤喝八两,这样的同志要培养;

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同志要调走;

能喝啤酒喝饮料,这样的同志不能要。

 

18 ,下岗工人

 

下岗女工不用愁,浓妆艳抹上酒楼,包吃包喝还包睡,比起在岗还实惠;

下岗男工不用愁,操起榔头和斧头,十字街头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19, 做官难

 

做官难,难做官,听我来把难处念。

吉普换了小轿车,群众个个有意见。

其实并非我所愿,领导咋不心疼钱!

人家个个桑塔纳,吉普实在没脸面。

个人面子是小事,企业形象要顾全。

说我作风不正派,秘书个个赛天仙。

其实他们懂个啥,漂亮才好搞公关。

舞厅潇洒走一回,仿佛年轻二十年。

没有秘书好帮手,领导怎坐企业关!

说我住房搞特权,我来为你解疑团。

工作鞠躬又尽瘁,家事常年未曾管。

舍了小家为大家,面对妻儿心中惭。

三个儿子四套房,良心方觉有些安。

说我大吃又大喝,提起此事心直酸。

吃喝难道为自己,还不为解企业难。

上头领导能不请?推销产品酒为先。

 

落个高压糖尿病,这还不算是贡献?

说我贪污又受贿,纯粹是在搞诬陷。

大家有事来相求,那是群众信任咱。

尽心尽力办好事,其实没收几个钱。

摩托冰箱大彩电,用用改天咱再还。

如此尽心为企业,个个还说是贪官。

好心不能得好报,你说做官难不难?

 

 


 

**************************************************************

 

2001CPCA新春晚会相声

 

张悦,吕滨

 


甲:各位CPCA的朋友们,各位来宾我在这儿给大家拜年了,祝大家蛇年大吉,交蛇运,遇蛇仙,被蛇咬-不着。。。

乙:张悦,你在这儿说些什么,语无伦次的?

甲:我这儿给大家拜年啊!

乙:我们不是讲好了,请你说段相声的吗?

甲:不行,没搭档啊!

乙:为什么?要说我们CPCA,那可是人才济济         ,不要说是相声,搞个文工团也绰绰

有余。找个搭档还不遍地皆是。

甲:唉,你有所不知,我这个相声铺是"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都不敢要。

乙:那你看我行不行呢(比个头)

甲:我说的这个""是水平高低的高,不是身材高矮的那个""。你这么高的表演水平

我怎么敢高攀呢?

乙:不管哪个""吧,我们就凑合了。先救燃眉之急。

甲:好吧。

 

甲:我们说实在的算不上是相声,只能算是耍耍贫嘴,逗逗乐子。过新春了嘛,凑个节目。

乙:如果你真的没能力说相声,也不必勉强,你可以出点别的节目嘛。

甲:你看我可以演什么节目呢?

乙:象跳舞哇,唱歌呀,什么的。

甲:可我不会呀。

乙:跳舞还不会,你看人家"LINEDANCING""梁祝扇子舞",跳得多好哇!

甲:那些我都不会呀!我就只会交谊舞。

乙:交谊舞也可以嘛。

甲:那我们就试试。

乙:行。

(二人摔跤)

乙:你这哪儿是跳舞,简直是摔跤!

甲:你也管我这个叫"摔跤"!难怪我一进舞场,女士们都躲着我。本来我会跳舞,跳不好是因为你这儿缺音乐,没节奏。

乙:好,我给你伴奏。蓬嚓嚓,篷嚓嚓。。。

甲:(贴近乙的耳朵) 这是几步呀?

乙:(面对观众,指甲)这人跳舞连节拍都不会听,不光是个"舞盲",更是一个"

乐盲"

甲:谁说不是呢!不瞒您说,我这人唱歌也不行,五音不全。人家都有五个音,我天生只有两个。

乙:那是够困难的。

甲:所以呀,我就参加男声二重唱,找一个有音乐细胞的搭档。

乙:那你的搭档有几个音呢?

甲:三个!

乙:二加三,你们俩五音全了!

甲:还是不全!

乙:为什么呢?

甲:有一个音是重的!

乙:嗨!

 

乙:你要真是不能跳舞唱歌,可以参加其他节目呀。比如说"知识竞赛""猜夫

"

甲:哎,你说"拆夫妻",我参加过。

乙:不是"拆夫妻",是"猜夫妻"

甲:对呀,"拆夫妻"

乙:是猜测的"",不是拆开的""

甲:你们福建人说这两个音是一样的。

乙:那你也不能钻我们的空子呀!

甲:嗨,反正"拆夫妻""猜夫妻"是一回事。"猜夫妻"就是"拆夫妻"

乙:为什么呢?

甲:你想啊,一上来先拆。

乙:那倒是。

甲:拆完了再猜。

乙:对。

甲:猜对了团圆。

乙:带回去。

甲:猜错了分开!

乙:棒打鸳鸯啊!(对观众)那这后果还挺严重的,大家可要小心了。

甲:那回我真的被拆过。

乙:是吗。你给咱们说说。

甲:一上来就把我们几对夫妻们拆开了,女的带到台上去了,男的关进了小黑屋,蒙上了眼睛。

乙:怕你认出来。

甲:然后告诉我们是"摸夫妻"

乙:摸夫妻,怎么个摸法?

甲:不知道呀!

乙:听着可怪吓人的。

甲:谁说不是呢。我后边这位紧张坏了。嘴里直叨咕"咱们别摸个没完没了啊,摸两

下就行了"

乙:瞧把人吓的。噢,到底是摸哪儿啊?

甲:嗨,摸鞋子!

乙:那还不容易吗。

甲:容易?谁没事参加CPCA活动之前,摸太太鞋子玩?"嘿,当家的,今天CPCA

动,让我摸摸你的鞋子"

乙:(很自然,很迅速地抬起脚来)

甲:你倒是训练有素。

乙:说的是,咱们参加CPCA活动要是不多做一点准备,还真说不定闹出笑话来呢!对

了,那后来怎么样了。

甲:我没猜着哇。

乙:最后把老婆带回家了吗?

甲:夫妻当场就生生给拆开啦。幸亏我晚上回家一看,老婆还在家。

乙:啊哟,可算你幸运喽,第一次饶过你。太太对你什么态度哇?

甲:还行,太太对我温柔一笑,(嗔怒)"你连我穿什么鞋都不知道,眼睛都看哪儿去了?"

乙:自作自受!

 

甲:所以呀,参加""猜夫妻",我要当主持人。

乙:(面对观众,指甲) 他是被拆怕了。

甲:再一说了,当主持人多神气呀。往那儿一站,"女的都蒙上眼睛,男的都戴上纸

帽子"

(丙上场给乙戴上纸帽子,然后退到幕后)

乙:都变成"黑五类"了。

甲:(指乙) 你来参加"猜夫妻"的吗?

乙:是呀。

甲:写好"财产分割协议书"了吗?

乙:要那玩意儿干嘛?

甲:有备无患吗。万一猜不中呢。叫什么名字?

乙:吕滨。

甲:太太呢?

乙:肖华。

甲:带"结婚证"了吗?

乙:参加个"猜夫妻"还要带结婚证,真是第一次听说。你这不是成心刁难人吗?

甲:主持人吗,要的就是这个派。没带结婚证,有证明人吗?(面向舞台)有谁能证明

吕滨,肖华是夫妻?

丙:(从后台走上)我能证明。

甲:你叫什么名字?

丙:某某某。

甲: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

丙:那当然了,咱是老会员了。

甲:性别?

丙: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甲:年令,籍贯,家庭出身,政治面目,本人成份?

丙:你这是搞文革式的政审呐!这都挨得上吗?

甲:你能证明肖华的太太是吕滨吗?

丙:吕滨可是男的,肖华才是女的。

甲:你见过他们的结婚证吗?

丙:那倒没见过。

甲:那你能证明吕滨和肖华是夫妻吗

丙:当然了,咱认识他们夫妻多年了,他们夫妻恩爱,儿子都八岁了。

甲:好吧,就算是吧。

 

(乙取下纸帽子交给丙,丙退场)

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过年的,谁没事闲得到CPCA来冒充夫妻玩儿?

甲:好啦,猜夫妻开始了。先考你一个问题,再跟你夫人核实对不对

。你们结婚后第一次吵架是为了什么?

乙:噢,那是在1990年,那回不是我的错,那是因为。。。你管得着吗?

甲:我这是试一试你,看,差一点把实话说出来了。

乙:你也别老刁难我,我也来考考你。

甲:你考我什么呀?

乙:你岳父的丈母娘的情况你了解吗?

甲:(挠头皮)岳父的丈母娘?这人是谁?

乙:就是你太太的姥姥。

甲:太太的姥姥,你直说不就完了,还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乙:既然是参加节目嘛,这个题目当然要玄一点了。

甲:你要了解她的什么情况啊?

乙:她的生辰八字你知道吗?

甲:我连自己的生辰八字都不知道。你这"猜夫妻"的题目也太刁钻了一点。

乙:这叫"一报还一报"

 

甲:各位观众朋友,其实"猜夫妻"的主持人没这么为难人,我们两个人在这儿是稍微夸张了一点。

乙:就是。

甲:象夏克农和施华两夫妇主持的"猜夫妻",就一向对参赛者很友善,节目也很成功,在我们CPCA非常受欢迎。

乙:克农,施华的高超主持艺术那是有口皆碑。

甲:再说,"猜夫妻"本身也没这么难。

乙:是呀,平时大家夫妻之间多增进了解,你要出什么题目大家都能猜得到。

甲:你这话倒对。我现在不光家里猜的题目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连其他家庭情况也略

知一二。

乙:是吗,那给大家说说你都了解些什么情况。

甲:那咱们先说男士。

乙:好哇。

甲:男士按家务劳动的态度分,可以分为四种。

乙:哪四种呢?

甲:这四种是:任劳-任怨,任劳-不任怨,不任劳-任怨,不任劳-也不任怨。

乙:有点意思。我们在座的女士们听一听,看看对不对。

甲:我给你举个例子。我那天碰巧参加了一个咱们CPCA会员家的PARTY。五位女士正在议论她们的先生。被我听了个正着。

乙:是吗,你根本就不该偷听,我看你就参加她们的讨论,当个"党代表"得了。

甲:我这不是偷听,是风刮进我的耳朵里的。

乙:哇,那也行。你就说说吧。

甲:这第一位女士说:"你们评评我们家这位,我做了一整天家务,他一个手指头都

没伸。请他帮忙把他自己喝空的啤酒瓶收拾一下,他都不愿意"

乙:他怎么说的?

甲:(极不耐烦) "没空!你没看见我这儿正在<青春一梦>网上聊天室聊天吗?"

乙:这位先生可够懒的,态度又恶劣。

甲:这叫做"不任劳-也不任怨"

乙:那第二种哪?

甲:这第二位女士说了,"我们家那位态度倒好,我数落了他半天他都不反驳一声"

乙:他犯了什么错误了?

甲:"他亲眼看见我们家的猫把油瓶子碰洒了,也不去扶一下。

乙:那他干什么来着?

甲:光在那儿读不要钱的中文报纸上的<-八论>"

乙:这位先生虽然懒,态度还算好。

甲:这叫做"不任劳-任怨"

乙:那这第三种哪?

甲:这第三位女士说,"我们家那位倒是爱干活,就是脾气坏一点。他一发脾气,他

的功劳我就一笔勾销。

乙:这位也够厉害的。

甲:"我那天陪着<<还珠格格>>流了一天的眼泪,他从早到晚吸地毯,收拾房间,买

菜,洗衣,做饭。最后把烧好的'酸辣汤'给我端来了。我尝了一口,说不够辣,他

就急了"

乙:这位先生说什么了?

甲:(怒吼)"你不会自己加点胡椒吗,我辛苦一天容易吗?"

乙:这倒也是。不过这位先生一声怒吼,所有的辛苦也就付之东流了。

甲:这就是"任劳-不任怨"的结局。

乙:真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呀。

甲:这第四位女士说,"我们家那位什么都好,什么活都干,织毛衣,绣桌布,叠被,

铺床,洗衣,做饭就更不在话下了。就是干活有点粗心。上周末我去逛商店,临走交代他把我的衣服都熨好了。可他最后还是忘了一条裙子。

乙:那她先生是怎么解释的呢?

甲:嗨,他说是正在熨衣服时,被人一打岔,就忘了一件。

乙:谁打岔了?

甲:还不就是那个吕滨,为CPCA新春晚会的事。他专门在人家忙的时候打电话,还说起来没完没了。

乙:怎么把我给扯上了!

甲:不过呀,他答应今后三年熨衣服活全归他,将功补过。

乙:这位先生人又勤快,态度又好。真是个模范丈夫。

甲:这就叫做任劳-任怨。

乙:哎,这是谁呀?

甲:就那谁!

乙:到底是谁啊?

甲:就那谁!

乙:噢!他呀!

甲:这第四位女士刚刚说完。这第五位就凑上去说"哎,大姐"

乙:叫得倒真亲。

甲:下次CPCA猜夫妻,咱们两家一起上,你再把你家的暗号告诉我,好不好?

乙:怎么,要横刀夺爱啊!

 

乙:哎,咱们说完男士了,该说说女士了。

甲:女士就不太好说了。

乙:为什么呀?

甲:你想想啊,你当着女士的面不说好话,人家会高兴吗?

乙:当然不会高兴。谁不想听好听的呀。

甲:可是,你要是当着男士夸奖他太太,"你太太长得真美,跟我初恋情人有点像"。那个男士会高兴哪?

乙:那有这么说话的。

甲:咱嘴巴笨,不会夸奖人。

乙:是挺为难的啊!

甲:不过,要是也按劳动态度分倒也可以。

乙:你说说看

甲:要说劳吗,咱们CPCA的女士们个个勤劳肯干。

乙:那倒是。

甲:要说这个""字吗,那是埋怨的怨。

乙:就是看批评丈夫多少。

甲:这不任怨的嘛。。。哎,说不得,不能说。

乙:为什么?

甲:你想呀。我要是说出来,下回CPCA再拆夫妻的时候,那些在家吃埋怨的男士们还

不抢着参加。

乙:会吗?

甲:不光抢着参加,还会故意把暗号说错了。到时候太太们还不都跟我要人呀!

乙:有那么严重吗?!

(甲乙冲观众鞠躬)





【 讨论 】  

 

CPCA可以对澳大利亚的科技政策发展作出贡献吗?

 

赵明

 


人时常在不同的场合听人盛赞CPCA为居澳中国人精华之集体.去年底因一个偶然的机会涉及了澳大利亚科学技术回顾的讨论,却发现中国人的参与水平令人失望.再加上平日对CPCA活动内容的一些思考,于是有感而发,在CPCA-TALK上发了一通议论.有几位会员作了回复,如邱彬指出程一兵曾就有关问题与他本人所在选区的议员进行过会谈;曹平(音,悉尼)提出了CPCA的作用及个人贡献问题.在此将我的Email原文,曹平的Mail(本人同意引用)及我的回复抄录如下.

 

提出这个题目的意图,主要是希望引起CPCA会员的注意,并进而希望CPCA今后能在有关方面做出更多的贡献.

 

1) 赵明的Email原文. Sunject: Backing Australia's Ability

 

Dear all,

 

We had a wonderful (though belated) Chinese New Year's party. Thanks to the organisers and everyone involved to give us such a good time.

 

the CPCA is so good at social activities that sometimes I can hear other people saying "Oh CPCA I

know it. It is good party people." And of course we also have broad interests in China our motherland, as seen from numeral hearted and sometimes hot debates on Chinese affairs.

 

However I still feel we lack something that is equally important. The Chinese community generally recognises us as the cream of overseas Chinese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may be the cream of the nation. However as a group we may not do enough to promote us as a whole and to benefit from it. In terms of the professions, basically we are individuals. Many of us have stronger connections, and probably more influence, in China than here locally in Australia.

 

Of course as the moder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s fine divided, cooperation cannot be built up arbitrary. However there is one area that is not of this nature yet generally ignored by us. That is science/technology/education policy and decision making that affects everyone of us working in relevant areas.

 

I received a document from the Hon Nick Minchin, the Federal Minister for Industry, Science and Resource, entitled "Backing Australia's Ability", which I use as the subject of this mail. I think the document is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previous Chief Scientist review on Australian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and the recent A$2.9b government new funding. More details can be seen on http://www.innovation.gov.au/

 

A few months ago, I received a copy of the draft Chief Scientist review paper by chance. Unhappy with some of its suggestions, I submitted a feedback. I received the final copy recently and was delighted to see it was greatly improved. Of course this is not what I want to tell you as I was just one of the hundred to made submissions. the review can be seen on http://www.isr.gov.au/science/review/, and the submissions on http://www.isr.gov.au/science/review/ChanceSubmissions/chancesubmissions.html

 

What I do want to tell you is that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involvement of our Chinese professionals is trivial and nearly negligible. At one stage I checked all submissions by persons whose name looked like Chinese and found only cheers to the draft, no criticism, no suggestions, no new idea !  I did regret I didn't forward the draft paper to our fellow Chinese professionals to draw your attention. The subconscious reasons for not doing that were 1) CPCA didn't ring bell in my mind on this matter, and 2) I saw myself as an outsider in this discussion. When I saw the final version, I was very disappointed to see none of my friends made any submission. How can you all just out of the touch? Voluntarily or ignored by you organisation/association?

 

I would like to raise a question to you, in particular those who work i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reas, who have been promoted to more responsible positions, or who have a general interest in this topic: should we Chinese professionals, either as an individual or as an organisation (CPCA, all alumni, etc), play a more active role in the policy making process and

apply our influence? I believe after many years struggling as an individual in a particular

technical/academic area, we now have the capacity to do more to voice ourselves and take greater

responsibilities, not only for us as a minority group but for the nation. Anyway this is our adopted country.

 

This mail is not a momentary thought, but is triggered by a number of factors.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what you think. Also I'd like to submit this mail to the next issue of Rainbow (CPCA Melbourne), hoping to read your response and your thought there.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Ming Zhao

 

 

2) 曹平的回复

 

Hi, Zhao Ming

 

I think it's an understandable ask. Your contribution to the policy is important. the CPCA should be proud of what you did.

As a specific group, however, it's better to give some suggestions on some specific topics in the name of CPCA, in particular at strategical level. I meant, take advantages and show special. On a generic issue, the CPCA would not draw a better attention than other S&T organisations, such as

IEAust, APESMA, CSIRO, DSTO and etc.

 

In Australia, points from individual sometimes are as equally important as those from an organisation. That your feedback has been considered is a prove, isn't it? I guess that each of us (the cpca members) has had appropriate channel to send massage to whatever levels through his/her professional body. If something occurs which is important to ethnic-Chinese, the CPCA should give a show effectively by then.

 

Ping

 

 

3) 赵明对曹平的回复

 

Ping,

 

Thanks for your response.

 

Yes it might not be relevant for CPCA to submit a response for the type of things like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eview. Also as you said, the individual is equally important. In fact the majority of submissions to the Review were from individuals.

 

One thing that triggered me to refer to the Review was that although there were cheers-only submissions, including one from an organisation, the number were very few. Most of the submissions were constructive (whether the viewpoints were correct or not). I was disappointed to see the indifference we Chinese people were towards this important matter. That is unequal to

the level of achievement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made in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reas in Australia.

 

You may compare this with the situation in the political arena, where Chinese (or more broadly Asian) are not active and often indifferent. As professionals, we may claim we ar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but we should not, and cannot, do the same to the policy (or politics) in relation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at is where we earn our bread!

 

One major reason for me to send the mail was a hope. Many of us have moved along the academic ivory tower or corporate ladder to a higher position. You can see many titles among us such as associate professors, senior lectures, principal scientists, project managers, not to mention the even higher rank professors, general managers, etc. I belive we have potential to do more than just working for an organisation and going to CPCA to kill some spare time. I'd like to draw your attention that we can do more, and better if collectively.

 

Thank you for reading so far.

 

Ming

 

 

 

***************************************************************************


【 生活 】


 

澳洲"怪事"集锦

 

                                  -- 一个中国老人看澳洲

 

作者:周老太,20012

 

 

 


前言

一,世人向往好生活,澳洲成了“联合国”

二,澳州座落赤道南,北方热来南方寒, 造房大门朝北开, 瓜果蔬菜北方来。

三,七月天冷开暖气,圣诞老人穿单衣。

四,翘首寻找南极星,要为夜航指迷津。

五,雅拉河水向西流,不是河水倒回头。

六,上山垃圾带回家,垃圾桶里会说话。

七,收垃圾不收费,交废品要交钱。                                                                                       

八,结婚请柬附礼单,收受礼物当面看。

九,请客: 客人要自己带菜, 野餐:野外有电炉烧烤。

十,老妇多年献血,姑娘诚心捐髓。

十一,澳洲百姓爱搬家,独居男女在增加。

十二,彩色气球空中飘,廉价物品任 您挑。

十三,生前预付葬礼金,追悼会上有笑声。

十四,土葬棺材摞着埋,火葬还要烧棺材。

十五,华人儿奉母,洋人女嫌妈。

十六,澳洲移民“新管道”,老的不如晓得俏

十七,赌博“合法”,卖淫“有功”。

十八,抓逃犯需“引渡”,想“好死”要迁居。

十九,同性恋者争权利, 五十万人看稀奇。

二十,同性恋人想生子,医生拒绝吃官司。

二十一,严禁卖烟给青年,谁卖罚谁五千元。

二十二,罕见“人参”带入境,入狱十年服重刑。

二十三,罪犯服刑家中坐,还可外出找工作。

二十四,车辆一律靠左行,马路中间无交警。

二十五,坐车要系带,骑车要戴盔。

二十六,汽车超速易闯祸,拍下照片赖不脱。

二十七,钓鱼大小有标准,不够尺寸要放生。

二十八,病人知情是权利,医生有责代保密。

二十九,小病看不起,大病不用急。

三十,卫生部长给病人写信,国会议员向选民寄卡。

三十一,人死有补助,寡妇有津贴。

三十二,“劫持”亲自到国外,“网上”搜寻找回来

三十三,首创合法“安乐死”,再创海上“死亡船”

三十四,妈妈也上幼儿园,爸爸当上校委员。

三十五,小学生上课没课本,读书没书能编“书”。

三十六,培养人才重选贤,读书还给零用钱。

三十七,学而优可“跳”,学所需能“留”

三十八,报纸不要钱,,广告不收费。

三十九,亲友电话同一线,夜间通话不要钱。

四十,商家如若错收钱,退款赠货还道歉。.

四十一,牛奶,豆浆的喝,,打开水管就解渴。

四十二,免费电车环城游,带您四处看个够。

四十三,手中一册地图,畅行四处无阻。

四十四,澳洲喜迎八方客,全国厕所印成册。

四十五,杀了人不必偿命,讲“人道”废除死刑。

后语


 

 

前言


 

大利亚是澳洲这个大岛上唯一的国家。隔着赤道与中国遥相对望,两国分别座落在地球的南北两边。所以,在地理和气象上就有许多截然相反的自然现象;两国又各属于东西方两个范畴里的民族,国家制度也不相同,因此在观念和习俗上就有许多不同之处。应该说,这是很正常的,并不奇怪。但这种差异在不被人们所了解,或是对自己以前没见到过的,以及与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印象和观念相左的事情,往往就感到"怪"了。只有在弄清真象以后才会见"怪"不怪了,而且还会发现有一些"怪"事,却正是值得借鉴的好事。下面介绍的是我一个在中国生活了七十多年的老人,初来澳洲时所见到的"怪"事,以及后来所了解到的情况:

 

一,世人向往好生活   澳洲成了“联合国”

 

[说明]澳大利亚是一个地大,人少,移民多的国家。除极少数本地土著人外,都是来自世界上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40多个民族的移民。在这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民族广播电台要用69种语言向全国播音;在这里可以品尝到各种不同民族风格的美味佳肴;有来自各国人民社团自办的养老院;就在公墓里,也有按原国籍划分的墓地……。所以,澳大利亚有“小联合国”之称。

 

二, 澳洲座落赤道南   北边热来南边寒

     造房大门朝北开   蔬菜瓜果北边来

 

三, 七月天冷开暖气   圣诞老人穿单衣

 

四, 翘首寻找南十星   要为夜航指迷津

 

五, 雅拉河水向西流   不是河水倒回头

 

[说明]:以上现象都是受地理环境影响,中国的寒冬腊月,却正是这里的仲夏酷暑;作为定向坐标,中国是北极星,而澳洲是南十字星;这里的高山多在东边,所以,全国较大河流总的流向是自东向西。

 

六, 上山垃圾带回家   垃圾桶里会说话

 

[说明]:墨尔本市以拥有全市面积四分之一的650公顷公园和草地,而享有"花园城市"的美称,并曾连续三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合居住"的城市。这里气候宜人,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我认为:这主要是政府为保护环境,采取了许多有效措施。仅以处理垃圾一项来说,不仅每年有一天"保护环境清洁日",统一给居民每家配有一个带盖,有两个轮子的垃圾桶,和一个没盖的废品箱,每周定期上门免费运走,而且街头巷尾随处都有形式不一的垃圾桶。在山上还常常可以看到“请把垃圾带回去”的标语牌。在一些大型购物中心,还可以看到一种由电子遥控,有方向轮的园形垃圾桶,它是由附近的工作人员遥控四处游走。当人们扔进垃圾后,桶里就会发出“谢谢您”的语言,很是吸引游人。

 

七, 收垃圾不收费   交废品要交钱

 

[说明]:居民的生活垃圾和玻璃瓶,塑料盒等物,在每周固定的一天里,由装有机械手臂的专用垃圾汽车运走,这是不向居民收费的。但像油漆桶,废电池,机油灌等类有化学物质污染过的废旧容器,会影响环境卫生,必需作特殊处理,所以,政府规定:这些废品要与生活垃圾分开存放,并到指定的地点去付钱交物。

 

八, 结婚请柬附礼单   收受礼物当面看

 

[说明]:这里有些人,在寄发结婚请柬的时候,还附寄一份自己结婚所需物品的清单,收柬人可以从中选购,作为礼物相赠。据说:前总理再婚的请柬里就附有这种礼单。送出的礼物都要用彩纸包好,受礼人要当面打开,表示重视,加以称赞。

 

九, 请客:客人要自己带菜   野餐:野外有电炉烧烤

 

[说明]:人们在周末或假日,喜欢邀几位朋友,带领全家人到家中来聚会。来客都会按一人一个,或三人两个菜的"规矩"带来自己烹饪的拿手菜。当然,主人除了准备糖果,饮料,餐具和主食以外,还会做几样主菜。这种自助餐式的聚会,既可以减轻主人家的劳累,又可以品尝各地风味,所以,很受欢迎。在工余,约一些朋友合家开车外出作短途旅游,除了带上饮料,熟食小吃外,常常是带一些生香肠,鸡翅,肉串等肉食到野外去做“巴比Q”--- 烧烤。在这里无论是在公园里,高山上,海滩边,水库旁,都有供人们做熟食吃的烧烤炉,一般是用电或煤气,绝大多数是不要钱的,个别地方要投入20C的硬币后,才会自动供火。

 

十, 老妇多年献血   姑娘诚心捐髓

 

[说明]:据报载:维省省长现年40多岁的夫人,从78年起每年自动献血。另据一位朋友说:今年初她陪一位60多岁的老房东到血库献血,这已经是老人第110次纪录了。我既惊奇,又佩服。更令我敬佩的是一位年轻的护士,在六年前就登记志愿捐献骨髓。不久前,她被通知在两个月以后为昆省一位七个月的白血病婴儿捐献骨髓。我问她:这对她的身体有没有影响?她轻松而愉快地说:"大约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身体是很不舒服的,但能挽救一个生命,还是很值得的"。据了解:这种无偿捐献骨髓,供,受双方过去不认识,今后也不会知道对方是谁?像这样既无名又无利的义举,才是真正的高尚行为。

 

十一.澳洲百姓爱搬家   独居男女在增加

 

[说明]:据报导: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人口搬家次数最多的国家,全国平均男性12次,女性13次。这主要是人心思动:希望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生活在更好的环境里,向亲友靠拢,卖旧房,买新房以及生活周期,如:结婚,生子,离婚等等需要换房。又:澳洲18岁以下的青,少年和儿童中,有五分之一是生活在单亲家庭里。18-65岁以 上的澳洲成年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目前是独居;有 36.6%的人未与配偶或伴侣住在一起,而86年的比例是 32.9%。据分析: 独居人口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离婚,独身者,鳏,寡,单亲妈妈和20岁以上的上班族的不断增加所致。

 

十二, 彩色气球空中飘   廉价物品任您挑

 

[说明]:在周末,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路口的电线杆上,有几个彩色气球在风中摇曳,下面有一块写着地址的牌子,朝前看在不远处一家门前的电线杆上,也有这种气球遥相对望。人们就知道:这一家主人的车库里,正在出售自家的一些家用电器,儿童玩具,书籍,家具或衣物,利用宽大的车库,出售自家一些多余的,或现在不需要的物资,多数是一些要搬家,要进养老院,或因孩子长大,小时的衣物,童床,童车等闲置物品的人家,所以,价格特别便宜。

 

十三, 生前予付葬礼金   追悼会上有笑声

 

[说明]:澳大利亚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主要是西方人,又以英国人最多,绝大多数是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他们认为:人死了只是去到另一个世界,而那里才是美丽的,永恒,“死”只是暂时的分开,以后还会在天堂里相会的。所以,他们认为:“死别”并不是一件十分悲痛的事。我从电视里就看到过,在追悼会上,有人以诙谐的语言讲述死者生前的趣事时,引起了满堂笑声。有了这种信念,他们中大多以平静的心态看待死亡,有的人在生前就买好坟地;或与有关部门签订"葬礼协议",予付葬礼开支。

 

十四, 土葬棺材摞埋   火葬还要烧棺材

 

[说明]:史宾威公墓是墨尔本最大的公墓,这里除了建造式样,使用材料,大小规模和高低不一的地上坟墓以外,还开辟了一处公园式的地下墓地。远远看去,在一片被大树,花坛,喷泉,流水,木桥,小亭,靠楼围绕的绿茵地上,纵横有序地嵌着一块块铜质的方牌,上面镂有死者姓名,生,死,年,月,日和用来插花的小方孔,铜牌下面都是棺材。在这里买一块约二米长,一米宽的墓地要3200元。经买主选定后,由管理部门用机械挖成长方形深坑,其深度由买主按需要分5,7,9英尺三种。在同一个墓穴里,可以先后埋三具棺材。我看到一处呈品字形嵌在地上的三块铜牌,那是在 86,89,99年先后去世三兄弟的墓地。据说:这里火化时,必需将尸体放在棺材内一起焚烧是此地风俗。

 

十五, 华人:儿奉母   洋人:女嫌妈

 

[说明]:澳洲的法规多而具体,据说:就是没有子女对父母有赡养义务的条文,这就是说:子女没有责任赡养父母。难怪一位洋女士,在听说我来澳洲,将要与儿子一家人一起生活一年时,竟然惊呼:“我的上帝,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无独有偶,一位在大学工作的洋女士,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连哄带骗地”硬将八十多岁的寡母送进了养老院,只是因为她愿意支付收费较贵,超过政府给她母亲所发养老金的多余部分,所以,她竟还受到洋人同事的称道。

 

 

十六, 澳洲移民“新管道”   老的不如小的俏

 

[说明]:澳洲政府每年接受大量的移民。但近年来对“家庭团聚”的父母移民却增设了重重障碍:不仅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金一万元,每加一人加四千,还要预付给政府10年的“健康保险”费每人2.5万元。但澳洲的家庭根据协议,每年将从海外领养近300个儿童。其中:中国儿童100名。这些特殊的“小移民”,将由澳洲的领养人亲自到国外去迎接。

 

十七, 赌博合法   卖淫“有功”

 

[说明]:在澳洲赌博和卖淫都是合法的。政府有“赌场及博彩管理局”。澳洲规模最大,新建最豪华的皇冠赌场,耗资18.5亿澳元。有一位赌客曾在这里以每次赌注约20万澳元,连赌十天,赌注总额高达10亿澳元,创下了世界有赌史以来最豪气的纪录;以“世界头号赌徒”闻名的澳洲首富柏加,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三天至少赌输两千万美元。据介绍:95年全澳年平均每人用于赌博的钱达3,300澳元。赌徒们“贡献”的赌税占总收入的13%。报纸惊呼“澳洲人赌性坚强疯狂下注奥运”。鉴于赌徒影响社会治安。维省投入180万元广告宣传开展反对赌博运动,控制滥赌带来社会和家庭问题,开辟“问题赌徒热线”,民间组成“赌徒关怀协会”。在这里“卖淫”被视为谋生手段之一。所以是合法的,公开的。我从广告里得知:一位议员要组织人们去参观妓院,就因为妓女每年为国家交30%的税收。

 

十八, 抓逃犯需“引渡”   想“好死”要迁居

 

[说明]:澳大利亚是由六个州()组成的联邦,各州在税收,教育,福利等方面都有一定范围的立法权。各州所立的法律在外州无效,所以虽在一个国家的范围以内,但要逮捕逃到外州的犯人,还必需办理“引渡”手续。又如:北领地议会通过有关“安乐死”的法案只适用于本州。原住南澳的一位皮肤癌患者,为了争取这一解除痛苦的难得机会,只好在丈夫的陪同下,离开了故乡,迁居到北领地来,她终于如愿以偿在9712日安祥地离开了人间。

 

十九, 同性恋者争权利   五十万人看稀奇

 

[说明]:澳大利亚是一个以法治国,重视民主的国家。政府对同性恋者是包容的。规定:在96年全国人口普查中,对由同性恋者组成的家庭,也同样作为一个家庭单位。据报导:悉尼的牛津街是同性恋者每年举办大游行的地方。9731日,有六千名男女同性恋者,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化装游行。207辆绚丽的彩车,有的一辆就耗资近万元。沿途观众达五十万人。这对广大市民来说,只不过是免费看一次难得的精彩表演,但对同性恋者来说,就被视为是一个争取权益的行动,他们要争取政治立法,要获得像异性夫妇一样,享受以家庭为单位的各种权利。

 

二十, 同性恋人想生子                  医生拒绝吃官司

 

[说明]:据报导:一位女同性恋者想生一个孩子,在她要求作人工受精手术而被医生拒绝后,她向法庭起诉,状告自己要求做母亲的权利被侵犯。因为澳洲的法律上,并没有规定“同性恋者不能生孩子”,所以,法院裁定:医生的拒绝是对同性恋者的歧视,违背了“反歧视法”,结果,医生败诉,并且赔款。

 

二十一, 严禁卖烟给青年   谁卖罚谁五千元

 

[说明]:维多利亚省制定新法例规定:从2000111日起,对卖烟给18岁以下年轻人的零售商,处以5000元罚款,甚至被罚停牌,不能再售烟草。因此零售商对年轻的购烟者,要检视他的身份证明,以确定对方是否已达到可以购烟的年龄。

 

二十二, 罕见人参带入境   入狱十年服重刑

 

[说明]:携带被“保护野生生物(出入口)条例”列为禁品的一种产于美国非常罕见的人参品种入境,可被罚款最高达十万澳元或入狱十年的处罚。

 

二十三, 犯人服刑家中坐   还可外出找工作

 

[说明]:纽省从972月开始,对部分罪犯(如经济犯)实行“住家拘禁令”,就是说,可以在家中服刑,监狱就是罪犯的家。他还可以继续从事工作。但事先应向警方通报他工作所处的位置。除了工作以外,他应该呆在家中,特殊情况外出,要事先获得批准。警方每天都通过电脑,自动随机拨打电话,检查犯人是否在家,犯人只需将装在他一只脚腕上的电子装置,放在电话旁边,就会发出特殊信号,表明他所在的方位。

二十四, 车辆一律靠左行   马路中间无交警

 

[说明]:澳大利亚幅员辽阔,在这里以车代步几乎是工作和生活所必需。所以这里有78%的居民拥有自己的汽车。有的一家2-4辆。车多事故多。因此,澳大利亚对交通管理十分严格,不仅交通规则细,沿途标志多,检查违章严,而且处理罚款重。但在马路中间却看不到一个交通警察,因为这里的交通,全部是用电脑控制指挥的,来往分道,靠左行驶,车内的驾驶座是在车身的右前方。交通警察的工作任务,主要是检查车辆违章。

 

二十五, 坐车需系带   骑车要带盔

 

[说明]:这里小汽车里的每一个座位,都有一根约2寸宽的黑色长带,乘人入座以后,必需将身旁的长带,从肩头经前胸,拉到另一侧的腰际,放入扦座。乘车的儿童也要按身高,体重使用适合的车座,临时加放在汽车的座位上.成人没有使用安全带,儿童未按规定使用安全椅,都要被罚款165元,还要扣除3分。骑自行车者,必需像骑摩托车一样戴好轻便的头盔。

 

二十六, 汽车超速易闯祸   拍下相片赖不脱

 

[说明]:汽车超速和酒后开车是最容易出事故的交通违章行为。这里马路两边最多的是白底红字的车辆限速牌。凡超过这一路段所限每小时汽车速度的,将根据所超速度的不同情况,处以100元以上的罚款。交管部门监督超速度的措施很多,雷达测速器就是其中的一种。我在电视里看见报导维州州长因超速被罚款160元的新闻时就看见交警用这种比手枪稍大,后座有个小屏幕的雷达测速器的镜头。另外,交警常常在一些地段的路边草地上,临时放置一种特制的微型摄像机。经过这里的车辆,只要超速了,摄像机就会立即自动闪光拍照。事后违章车主就会收到一张罚款通知单,如不服而申诉,就又会收到一张相片,上面有乘车人清晰的图相,和车牌的号码。这样车主除了交罚款以外,还要再交上7元钱的相片钱。

 

二十七, 钓鱼大小有标准   不够尺寸要放生

 

[说明]:钓鱼必须先购买钓鱼执照。在湖口渡假地提供钓鱼的船上,立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各种鱼类大,小的尺寸,船板上划着一米长的尺度画线,供钓鱼人自己测量所钓的鱼是否够标准,凡小于规定尺寸的,必需放回水中,否则,一经查获,必将罚款。

 

二十八, 病人知情是权力   医生有责代保密

 

[说明]:按规定医生必需将病情如实地向患者本人作详细的介绍,但如果病人不愿意让亲友们知道自己的病情时,医生就有责任替他保密,以维护病人的“隐私权”。

 

 

 

二十九, 小病看不起   大病不用急

 

[说明]:这里的公民\或永久居民所享受的《公费保健医疗》制度规定:在门诊看病,到药店买药的费用由自己支付,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而一旦因病人住医院,则全部费用:包括药费,伙食费,住院费(就是二.三千元一天的特护病房费用)就一律免收。如果患者是低收入者,在他住院期间还可以得到政府发给的“病假津贴”。对于不能享受这一福利的外来探亲,旅游者来说,这里看病收费极高,挂一个专科门诊号收费近百元;划破了手,打一针麻药,缝了两针,就收800多元。

 

三十, 卫生部长给病人写信   国会议员向选民寄卡

 

[说明]:一位患了癌症澳籍华人的普通妇女,经多次化疗无效后,医生决定让她作“骨髓移植”手术。术前,她收到联邦卫生部长亲笔签名的短信,告诉她:自己已批准医生为她申请的一项专款,以帮助她在海外的亲人来澳配合她的治疗….这就是说:不仅她治疗癌症所需的正常费用不必自付,就连亲人从中国来澳,为她捐献骨髓的来回机票,旅馆费等基本花销都由政府支付,还给来人在澳六个星期的生活补贴。另外,今年春节,我们家收到一张大红贺卡,上面印着烫金的灯笼和燃放的鞭炮,还写有本地区国会议员对华人的新春祝词。竖式贺卡印制精美,很有收藏价值。

 

三十一, 死人有补助   寡妇有津贴

 

[说明]:政府对生前靠领取救济金维持生活的人, 在他们死后,将对其亲人一次性的发14个星期的救济金,作为丧葬补助。对年龄在50岁以上及40岁以后丧夫,离婚或分居的低收入妇女,如在12个月内无收入者,将给予“寡妇津贴”。

 

三十二, 首例合法“安乐死”   再创海上“死亡船

 

[说明]:北领地议会通过的《临终病人权利法案》从9671日生效,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安乐死”的法律。尼奈克医生先后协助四位病人进行了“安乐死”,成为世界上首位进行合法“安乐死”的“死亡医生”。由于当地宗教领袖的强列反对,这一法案终于在一年后被澳洲上议院推翻。最近据报道:尼奈可医生为绕过国内法律管制,正计划安排一艘“安乐死轮船”驶到公海水域为病人进行“安乐死”的手术。

 

三十三, “劫持”亲自到国外   “网上”搜寻找回来

 

[说明]:据报道:澳洲每年有近百名孩子,因父母离异后卫孩子的抚养权的争议,而被一方秘密拐带出国。同时,每年还有71名儿童因同样的原因,被从国外带进澳洲。为此,澳洲家庭事务法庭和全国律师协会最近开设了一个网址,以帮助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能尽早找到自己的孩子

 

三十四, 妈妈也上幼儿园   爸爸当上校委员

 

[说明]:澳大利亚的教学形式,内容和方法都比较灵活。例如,六岁前的托儿中心或学前班,考虑到幼儿到新环境有一个适应过程,所以,在幼儿初入校时,每周只去两次,每次两个小时,以后逐步增加次数,延长在校时间,并且允许家长陪同与孩子一块听课,做游戏。学校有家长委员会,是由学生家长中自报公选的,它既对教学工作进行监督,也是学校的得力助手。例如:在校内设有代学生寄售旧制服,旧书本的地方;每年分批邀请家长座谈,征求意见,在向学校反映,建议等。

 

三十五, 小学生上课没课本    读书没书能“编书”

 

[说明]:这里的小学老师有教材,但学生却没有课本。除了音乐,美术,体育课由专业老师上课以外,其余各科课程,都由班主任一人负责教学。其方法是由点到面的横向扩大学生的知识面。例如:讲“交通”这一课题时,老师除了介绍有关交通规则,地理,数学,旅游,图画等以外,就让学生独自到图书馆,旅行社去收集资料,然后自己选题,写出文章,并在课堂上相同学们作内容介绍。我的孙子六年级时就有一份这样的“大作业”,那是由2016开纸装订的手写英文“书”,它从外表的形式到里面的内容,都算得上是一本“书”。在题为《中国》的文章里,分章介绍了有关中国的地理,历史,文化,政治,科学,体育等方面的情况,还配有15幅自绘的彩色插图和表格。老师给了他80/80的满分,另 20分则要根据他在课堂上介绍自己做业时的表达能力来评定。

 

三十六, 培养人才重选贤   读书还给零用钱

 

[说明]:这里中学每年学费公立学校只收几百元,教学质量较好的私立学校一般收费在1万到15千澳元之间。但对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将根据考试成绩,分别减收一定的比例,直至全免。获得这一奖励后,一般直到毕业离校。大学从97年起,一律按学科分三级收费,金额在33004700澳元之间。成绩优秀的不仅可以选读双学位,还发给奖金,最高一年可达6000澳元。除交清学费,购买书本外,还有一些多余作零用钱。

 

三十七, 学而优可“跳”   学所需能“留”

 

[说明]:这里对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允许“调剂”,但不是安考试的分数拔尖,而是根据学生的学习水平是否提前达到或超过所在班级教学大纲的要求而定。“跳级”可以是一门功课或全部;跳一年还是两年,由老师提出或由家长提出。例如,一门数学有十年级跳到十一年级学习;由学前班直接进入二年级学习。

澳洲政府为了吸引并留住国家技术和经济发展所需的必备人才,以促进国内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最近规定:从200171日期,要求移民部优先加快审批这类人员的签证申请。包括在澳洲学习信息,通讯技术的海外学生,可以不用离境,直接获得永久居留签证。

 

三十八, 报纸不要钱   广告不收费

 

[说明]:就我在墨尔本所看到的,报纸里有三类是不要钱的。一是社区周报,一般是四开20版,每周定期免费送到辖区内每户居名的家中;二是由政府有关部门编印的《养老金消息报》,每季用15种语言出版,免费寄到福利金领取者的家中;三是以刊登商业广告为主的中文报纸。仅我拿到过的就有12种以上。内容除了广告以外还有新闻,体育,文化,教育,移民,长篇连载等等,很受欢迎,一般是每周四出版,在中国餐馆,杂货店等处,都可以免费拿到。其中个别报纸规定:在“二手货”的广告栏里,刊登出售私人用品没见价值在500元以下,数量在五件以内的,可以免收广告费。

 

三十九, 亲友电话同一线    夜间通话不要钱

 

[说明]:这里商业竞争十分激烈,商家为争取客户各有招数。如各电话公司及交换站,一再交替降价,有的公司每月还有100元的抽奖活动;有的公司规定:只要用手机通话的双方都是它的用户,同用它的线路,则每晚20点到24点之间互相通话一律不收费。圣诞节全天免费。

 

四十, 商家如若错收钱    退款赠货还道歉

 

[说明]:在稍大一些的超级市场里,有一项少见的措施:就是当顾客发现多收了货款(例如,商场因吸引顾客,临时对部分商品降价,而又未及时调整收款的电脑,造成多收货款的情况),经核实后,顾客不仅可以收回这件商品的全部货款,还将免费得到这件商品,作为商场道歉,并对帮助及时改正错误的感谢。

 

四十一, 牛奶,豆浆“生”的喝    打开水管就解渴

 

[说明]:这里的牛奶,豆奶(浆)都是经过消毒用2升塑料瓶罐装的,一般可保鲜1030天,饮用时不必再烧开。自来水也是消了毒的,水中含氟,有利护齿,人们都习惯直接饮用自来水。

 

四十二, 免费电车环城游    带你四处看个够

 

[说明]:墨尔本的城市交通全部是用电脑控制的,但全市却还保留着古老的有轨电车。车身两头都有驾驶台,两侧都有自动门。车内安装了现代化的自动售票机。车厢有多种颜色,一种深红色车厢最为醒目,乘客也最多。那是一种双向环城免费旅游的专线车,座位舒适,沿站停靠,车上喇叭里不断介绍沿途景点,车上有专职服务员向乘客分送旅游车的线路图。游人可随意到站下车,玩够了,再乘另一辆车或继续观光,或打道回府。

 

四十三, 手中一册地图    畅通四处无阻

 

[说明]:初来时,我很奇怪,人们开车到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怎么可以不问路就能把汽车一口气开到目的地呢?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有一本七百多页的全市地图,上面详细地印有大街小路的地名,甚至公园里,高山上的烧烤炉的方位都有标志。只要知道要去的地址,先按地名的第一个字母在索引里找到要去地点的那张分图的页码,然后顺藤摸瓜,记住沿途经过的公路代号,就可以径直开到目的地了。

 

四十四, 澳洲喜迎八方客    全国厕所印成册

 

[说明]:在悉尼成功地举办了第27届奥运会以后,澳大利亚已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向往的旅游胜地,来澳旅游的人数与日俱增。澳洲政府为了方便游客和老年人士,将在明年首次出版《全国公厕地图》,上面列有全国13924各公共厕所的地点,开放时间,以及是否设残障人士设施等内容。

 

四十五, 杀了人不必偿命     讲“人道”废除死刑

 

[说明]96428日,亚瑟港一名28岁男子,手持半自动步枪,当街对来往行人无故点射,一口气打死了35人。对这一起震惊全国的惨案,法院只判了“终生监禁”。原因是澳大利亚的法律上没有“死刑”。据说,废除死刑是出于“人道”。

 

后语: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帮助国内的朋友们对澳大利亚有多一些了解。但由于我来澳时间太短,了解的情况有限。这里只是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能得到CPCA里热心朋友的支持,帮助收集和充实文章的内容。特别诚恳地请朋友们对文中与实际情况不符之处,提出指正,以免误导。如蒙赐教,烦请寄程一兵的电子信箱转交,或打电话给我。谢谢!

 

 

(此文由胡丹,潘仁积,胡奚颍,肖华输入。在此表示感谢。编者。)

 

******************************************************************************************

 

 

介绍一种训练阅读速度的方法

 

周志平

 

想提高孩子的阅读速度吗?有一个训练方法不妨一试。很简单,只须准备一个节拍器,让孩子按节拍器敲打的速度往下读,打一拍,读一行,能理解多少算多少,速度调节由慢变快。过段时期再调慢速度,以提高理解程度。

 

这个训练方法,是我儿子的一个同学不久前花了不少钱参加了一个什么训练班中学来的,那位同学经训练,阅读速度大大提高,介绍给我儿子,我儿子也试了一下,果然有效。

 

家里有钢琴的大多都有节拍器,如没有,乐器商店有出售,大约$20/个。

 

阅读速度的快慢,是英文水平高低的一个重要方面,尤其在信息社会。我常嫌我儿子阅读速度太慢,远没有我读我的第一语言中文那种一目十行的功夫。当年,没有电脑,没有电视,课余时间大多化在阅读各种书籍上,我儿子一年读的课外读物,远没有我当年一个月的阅读量。希望他通过这种练习,能有大大提高。

 

(潘仁积输入)


【 信息 】 

 

IDEAS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年回顾

 

赵明

 

 


IDEAS2000年一月成立,至今已经历了一年的锻炼与考验.值此2001年第一期<彩虹>出版之际,我愿借<彩虹>一角,代表IDEAS的全体同仁向CPCA会员们汇报IDEAS过去一年中所做的工作,同时也向一年来对IDEAS的创业和开发表示热情支持并积极参与IDEAS活动的会员们表示我们衷心的感谢!

 

IDEAS根据自己的特长和条件,把如下三个领域作为我们的市场开发重点:1〕国际商务和技术咨询,2〕因特网开发和电子商务实现,以及3〕人才交流和技术合作.一年来,我们在这三个方面都开展了多项工作.

 

在第一方面,我们的重点是建立与中国有关的联系和业务,主要方向包括商务考察与培训,管理专业课程,投资咨询,技术转让,联合风险投资等.我们在过去的一年中进行了如下的活动:

*  与沈阳市科委签署了关于开展经济与科学技术方面合作的协议

*  与辽宁省科技厅达成为辽宁省科技厅开设驻澳大利亚代表处的协议

*  组织了澳大利亚代表团到大连参加辽宁省海外专家学者2000论坛(骆明飞现在正在准备2001年论坛)

*  与澳大利亚著名大学共同开办专业培训班,并设计了一个中期和一个短期WTO培训课程

*  作为澳大利亚代表参加了新世纪上海人才国际化论坛暨高新技术项目交流会

 

在第二个方面,我们的努力是多层次的,既包括高层次的电子商务经济学研究,也包括具体的因特网开发.我们在过去的一年中完成了如下的项目:

*  建立了自己的网络服务器,在此之上建立IDEAS与外界的联系以及作为IDEAS的软件开发平台

*  建立了IDEAS自己的网页,www.ideaspro.com.au.我们还建立了另外一个主要用于与外界联系的网站,www.AusChinaLink.com,其宗旨是:"连接澳中科学技术经济贸易领域的桥梁  建立双方人才交流项目合作关系的窗口"

*  承担了几个网站开发项目,建立了inframarginal,whoishappy,iGroup等几个网站

*  与新金山中文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除建立了新金山网站www.ccschool.com.au之外,现仍在探讨进一步的合作

*  完成了维多利亚州自然资源与环境部的一个软件开发项目

 

第三方面的工作主要是穿针引线,在人才和项目之间搭桥.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广泛联络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各方面专业技术人才,把他们介绍到中国需要的地区和部门.同时也了解国内急需的技术和项目,在国外寻找合适的人才.在这一方面完成的工作有:

*  建立了一个初具规模的澳大利亚专业工作者联系网络

*  成功的介绍了几个项目到中国的有关部门,其中个别项目已经开始实施

*  CPCA会员提供了几期因特网和电子商务讨论会和培训班,并提供了实际编程培训

*  作为对澳大利亚专业华人社团提供的免费服务,我们建立了cpca-talk和清华校友会的电子邮件转发器(tsinghua@ideaspro.com.au),并为CPCA网站提供了入口门户www.cpca.org.au

 

除了上述各方面的工作之外,当然还有失败了的和正在进行着的工作.失败了的工作包括没有成功的投标,没有建立起来的合作关系,等等.IDEAS创业的第一年充满了各个方向的尝试,失败和走弯路是正常的.我们可以骄傲的向CPCA会员报告的是:第一,IDEAS的创始人之间以及我们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和协调发展良好;第二,我们在财务上做到了收支平衡并略有节余.

 

我们现在仍在探索我们的工作重点,尤其是在寻找我们的拳头产品.IDEAS有信心在新的一年里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再上一个新台阶.我们感谢CPCA及其广大会员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并期待着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会员与我们合作.

 

 

 

 

牋牋牋牋 关于举办’2001中国海外学子

牋牋牋牋* 辽宁(沈阳)创业周的通知

 

各位海外学子、朋友们:

 

 

为了进一步扩大科技对外开放,鼓励和吸引海外高层次科技人员来辽宁创业,实现高新技术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辽宁省人民政府拟与科技部、教育部、人事部、国务院侨办于2001619日到6月有24日与国家科技部、教育部、人事部、国务院侨办在沈阳联合举办’2001中国海外学子辽宁(沈阳)创业周(以下简称创业周)

 

一、 本次活动的主题和宗旨

本次活动的主题是:21世纪的高科技与高科技人才;

本次活动的宗旨是:引进海外科技资源,实现跨越发展。

 

二、 本次活动的主要内容及日程

“创业活动周”拟邀请200名左右层次高、有合作意向的海外学子参加。

 

三、本次活动提供的优惠条件

1 被邀请参会的正式代表凭正式邀请函由组委会统一免费安排会议期间的食宿(仅限参会者本人)。

2、辽宁省科技厅将为大会准备1亿元(人民币)的风险投资资金,支持在本次活动期间签定的具有产

业化前景的项目对发展势头较好的企业,在同等条件下将优先安排“辽宁省科技企业贷款担保资金”

提供贷款担保。

 

3、凡携带项目、成果的正式代表可向组委会申请旅费补贴,经批准后可给予补贴。

 

四、申请旅费补贴的办法

  由报名参会的正式代表提出申请,提出申请时一并提供有关项目或成果的简介和项目建议书,

    成果经组委会评审,属优先鼓励发展的高新技术产业化项目,经批准可获组委会部分旅费补贴。

 

  补贴标准如下(人民币)

  美国、加拿大      3500

  欧洲          3500

  日本          2500

  澳大利亚        3000

  新西兰         3500

  韩国          2000

  香港、澳门       2000

   其它远东地区      2000

 

 

五、联系人:骆明飞

辽宁省科技厅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IDEAS PROFESSIONAL CONSULTING PTY LTD

电子信箱:mingfei.luo@ideaspro.com.au or mingfeil@vipac.com.au

电话:03-9647 9752 (Mingfei Luo)

传真:03-9646 4370

 

七、细节和报名

WWW: http://www.auschinalink.com网址获取。